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PR翻包Vlog  影视版权联动  快乐大本营  青春有你  王牌对王牌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网文整改又出新招,“限自杀令”背后逻辑何在?

珊迪    来源:网视互联    2020-07-14 13:15:00


作者 | 珊迪


编辑 | Amy Wang


来源:网视互联(ID:wxs360)



网络文学的限制越来越多,这次,“自杀”也在限制范围之列。


近日,晋江文学城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请各位作者严格自查作品中是否存在宣扬自杀(包括但不限于直白的描写自杀情节等),一经发现,严肃处理”。



此公告一出,立即在网文圈引发热议,有人咨询编辑动物自杀能不能写,得到的回应是“不管主体是谁,自杀这个行为不能有。”一时间,不仅有许多作者在论坛表示正在创作的作品会受到影响,亦在晋江之外的社交平台引发了极大的讨论。


编剧@柳三便写下一篇小短文,表示以后刑侦文都可以十分肯定地排除自杀选项了,“因为这本小说作者是发在晋江的”。



更多的网友表示,文学创作没有“自杀”,许多典故都将丧失力度,屈原不能投江、哪吒不能割肉剔骨、祝英台不被允许殉情、孔雀也不能东南飞……在晋江的这样的要求下,许多名著也基本配不上晋江了。


事件不断发酵,7月9日,晋江文学城官方微博回应,发布关于清理文章宣扬自杀等有害信息的重要通知的补充说明,表示其本意是不可“宣扬、鼓励、美化自杀和血腥暴力、犯罪,少儿向作品不建议涉及自杀、犯罪、血腥暴力等情节”,网友们对此事有过度解读和理解偏差。


网友们提到的典故,晋江文学城解释,“殉国、舍己救人、剔骨还父等情节不属于宣扬、鼓励、美化自杀、犯罪范畴,请注意区分宣扬、鼓励、美化的是自杀、犯罪本身,还是宁为玉碎等不屈的精神。”



这份公告解释了“不能宣扬自杀”和“不让写自杀”是两码事,但多数网文作者还是认为,在审核过程中并不会区分清楚,且晋江文学城并没有明确解释要在审核过程中如何界定“宣扬自杀”,更有人发出了“这是要杀了网络文学”的声音。


在限制“自杀”之前,晋江文学城从未停止整改,出台过许多具有争议性的规定,比如作者修文要付费(后取消该政策)、脖子以下部分不能描写等等,一直走在整改前线的晋江,会让网络文学更好吗?



晋江文学城为何突然要限制“自杀”情节的描写?


不可否认,自杀对于文学创作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母题。


为荆轲提供接近秦王机会而自杀献出头颅的樊於期;理想与尊严都在现世遭受打压,最后选择投江的屈原;不论是兵败被俘已成定局,于乌江自刎的霸王、虞姬,还是《霸王别姬》中选择自尽的程蝶衣,他们都通过“自杀”这一特殊的死亡方式,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最佳结局”。



为“乱世顶罪”、在马嵬坡自缢的杨贵妃;《孔雀东南飞》中为抵抗封建礼教而投河自尽的刘兰芝、“自挂东南枝”的焦仲卿;“向江心一跳”的杜十娘等等,在悲剧故事之上,她们各自或无奈、或坚毅的人物形象亦被鲜明地刻画了出来。


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以自我了断的方式结束生命,其真实的性情以及精神通过这种方式更有力度地留了下来,而理解“自杀”,也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活着。


但事物总具有两面性,文学作品中的自杀确实曾对青少年和社会产生了一定影响。歌德早期作品《少年维特之烦恼》讲述了青年维特的悲剧的爱情和生活,在故事的最后,痛苦绝望的维特选择了自杀,这本书引发了阅读热的同时,也有无数欧洲青年效仿维特自我了结生命的行为。


可文学作品不是造成此现象的根本原因,时代环境、个人心理问题、精神状态等等原因都不容忽视。


此次晋江文学城限制“自杀”或与疫情期间青少年较高的自杀率以及前段时间的“童书风波”有关。


上个月(6月),部分童书因讨论自杀并具象化描述自杀方式、美化暴力、涉黄言论等引发了网友及相关人员的关注,当时就有网友评论,“没想到晋江严防死守不会给成年人看的东西,加上拼音就可以出版给未成年人看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博评论“童书绝不能‘涉黄、涉暴’:童书不全是童话,守住底线则不必分级阅读”,7月6日,爱奇艺还发起了互联护苗2020的活动,助力青少年健康上网。


而晋江恰好有一个面向少儿的小树苗分站,在关于清理文章宣扬自杀等有害信息的重要通知的补充说明中,强调了“少儿读者价值观尚不成熟,因此少儿向作品中不建议涉及自杀、犯罪、血腥暴力等信息。”


但在更多人看来,从文学创作的角度出发,在网文创作中限制“自杀”情节、剥夺虚拟人物选择了结的方式,是限制了创作自由。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创意写作硕士研究生导师许道军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表示,“实际上,任何一个有责任的媒体、网站,都不建议宣扬、鼓励、美化这样的情节,包括自杀、他杀等等。但是单独将‘不建议宣扬、鼓励、美化自杀’提出来,会给人很多联想。”



走在整改前线的晋江文学城会让网络文学更好吗?


创立于2003年的晋江文学城,以耽美、爱情等原创网络小说而著名,而在爱情小说中,大尺度的描写往往能带来流量高峰,这也让之后的晋江文学城不断接受整改。


2015年6月,晋江文学城小说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原名丁一)因贩卖淫秽物品牟利被捕,其作品《盛开》、《应该》、《谁的等待恰逢花开》被执法机关认定为淫秽色情小说,其在淘宝上无版号销售,“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被判缓刑三年半。


2019年5月23日,“扫黄打非”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由于群众举报,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及相关单位对晋江文学城进行联合检查,经查,网站上《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养成日记》等作品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责令晋江文学城进行整改。随后,晋江文学城做出调整,“关停古代纯爱频道下的东方架空栏目(古耽东方架空)、衍生纯爱频道下的东方幻想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展开自查自纠。”



也是在这次整改中,晋江文学城规定不能描述脖子以下部位。


之后的晋江文学城在约谈、责令整改和自纠自查中不断增加“限制”,前段时间还要求作者在文案中给作品标明立意。



在不断整改之后,晋江会更好吗?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已达4.6亿,几近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还有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更积极地参与着社会文化叙事,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网文平台频繁整改开始让网络文学“带着镣铐起舞”,因为相对于现代文学而言,繁重的规矩确实在限制文学创作。


但伴随着互联网发展的网络文学势必要接受符合互联网时代健康发展的审视与监管。网络文学要杀了文学还是成就新的网络文学,大概是要在解决平台与作者、平台与读者、资本与发展、站内生态与监管之间的矛盾后,才能实现属于网络文学的破与立。




【免责声明】


关键词:网文 | 限自杀令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