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演员请就位第二季  中餐厅第四季  央视主持人  影视版权联动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解散的UNINE大吐苦水,后限定团时代偶像出路在哪?

龙承菲    来源:毒眸    2020-10-18 10:15:00


文 | 龙承菲

编辑 | 何润萱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国庆长假的最后三天,去年《青春有你》成团的UNINE,几乎是悄无声息地解散了。


或许是因为疫情影响,在这段18个月的陪伴最后,UNINE的粉丝们也没能盼来一个他们期待已久的解散场大型演唱会:线下由于观众人数受到严格限制,10月6日当天没能进入场馆的粉丝们只能贴着场馆大门,和门里的人们一起合唱《青春有你》主题曲;演唱会现场不允许站姐拍摄,本身也没有进行线上直播,UNINE官博写道“敬请期待上线”,而上线日期似乎也并未敲定。



UNINE并不是国内第一个解散的101系限定团。去年10月,《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以一场演唱会落下帷幕;今年6月,《创造101》成团的火箭少女101也宣告解散……解散之后的,爱豆们的发展也各不相同,有人成了活跃在各大综艺的GAGMAN候选人,有人一头扎进剧组演戏,也有人立刻陷入了与原生经纪公司的纠纷之中。


事实上,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注意到,随着国内娱乐圈101选秀变成一年一度的“定时狂欢”,打投、开站、拉郎CP变成一套工业化的追星流程,101系限定团的解散以及解散后的未来,似乎也正在变得定式化。在没有了平台的扶持和团体的荫庇下,解散后的限定团爱豆们将如何发展,也形成了一套很难突破的定势。


虽然在团时不少粉丝都天天盼着解散,但或许解散之后爱豆们面临的,才是更为未卜的前程。



解散后的前路


UNINE最近一次引起广泛的讨论,是他们在解散前夕面对媒体吐露的“真心话”。


这些“真心话”包含了对在团期间团队运营、经纪公司和一年半限定团生涯的困惑。在《娱理》的采访中,李汶翰直言“意难平”挺多的,李振宁认为团体“得不到重视”,嘉羿也提到出道一个星期就会和新的经纪团队出现沟通上的磨合,没有想到一段时间之后的舞台会“越来越小”“越来越少”。


不过,不少成员对解散后的发展已经有了打算:李振宁提出想要“先在综艺上闯出一条路”;夏瀚宇表示更倾向于向歌手方向发展;近期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拿到S卡引起争议的何昶希,也明确提出“想要拍戏”……在他们陆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微博中,排得满满当当的行程表已然发出,似乎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地投入到了解散后的新工作之中。



何昶希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饰演魏无羡


而作为他们的前辈团,Nine Percent或许已经做出了限定团解散后发展的范本。


纵观国内所有的101系选秀团体,《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成为了解散后每一位成员发展都较为稳定的那一个。


C位出道的蔡徐坤,在今年以常驻MC的身份登上了国民综艺《奔跑吧第四季》,同时也回归了他出道的综艺系列,以青春制作人代表的身份参与了《青春有你》第二季,单曲《情人》在导师合作舞台走红后,也出现在了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舞台上。第二名出道的陈立农,也在被称为“台版101”的女团选秀《菱格世代Dancing Diamond 52》中担任了飞行导师。


几乎所有成员都在解散后发布了新的单曲,仍然将发展重心放在歌手事业的成员也开办了线上演出、参加了线下音乐节或音乐综艺。小鬼王琳凯成为了芒果TV播出的说唱综艺《说唱听我的》的主要嘉宾,尤长靖将于11月1日举办的线下个人演唱会也已经官宣。


未来似乎会专注于影视道路的成员,也陆续参演了影视作品。林彦俊签约万达新媒诚品之后,出演了由新媒诚品出品的民国剧《一见倾心》(未播)男二,担任男主的剧集《原来我很爱你》正在拍摄之中;王子异参演的《怪你过分美丽》已经播出,得到了8.0的豆瓣评分;范丞丞参演的迷雾剧场悬疑剧《致命愿望》和电影《门锁》均已杀青……



前Nine Percent成员王子异在《怪你过分美丽》中饰演徐陵


其余的成员在解散后似乎也不缺综艺常驻资源。朱正廷在团体解散后陆续成为《舞者》《我们恋爱吧第二季》的常驻嘉宾;范丞丞除了延续上一季常驻的《青春环游记》,还有《做家务的男人第二季》和《我要这样生活》等观察综艺;Justin(黄明昊)同样担任了《夏日冲浪店第二季》《看我的生活》《密室大逃脱》《元气满满的哥哥》等综艺的常驻嘉宾,还在《快乐大本营》新企划《站稳了!朋友》中胜出,成为《快乐大本营》12期的常驻嘉宾……


究其根本,《偶像练习生》作为国内第一档网生101系选秀,吸引了开创性的粉丝数和关注度,不少成员在团时期就积累了数量可观的粉丝。并且由于团队运营模式有所差异,与以团体和小分队形式活动较多的UNINE相比,Nine Percent成员在限定团期间就以个人发展为主,成员之间少有“合体”机会,解散前能够优先考虑个人的发展规划并打下基础,解散后自然能够依照之前的规划前行。



Nine Percent


同为限定团的火箭少女101,在解散之后的过渡期似乎相对波折多一些。


在毒眸往期文章《火箭少女101立风:她们用365天探索女团秩序》中提到,火箭少女101的运营团队曾经与每一位成员都进行过对未来规划的沟通,会在保障团体的基础上,为成员未来的个人发展做出储备。而作为平台方的腾讯视频,也确实为他们提供了延续曝光的平台——今年的第三届《超新星运动会》,前火箭少女101成员Yamy、赖美云、Sunnee、徐梦洁均为参赛成员。


但原生经纪公司对于爱豆们的规划,仍然是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解散后规划最满的,还是大众知名度相对较高的杨超越。传递娱乐在去年9月向杨超越的原生经纪公司闻澜文化开出收购价码,除第一阶段出资9600万收购60%股权外,剩下的回购价格要根据闻澜文化未来三年内的具体业绩情况决定,作为一己之力“挑起大梁”的旗下艺人,杨超越的发展成为了后续的重中之重。解散后,杨超越的两部主役剧集《且听凤鸣》《仲夏满天心》相继播出,又马不停蹄地登上了《心动的信号第三季》《中餐厅第四季》《极限挑战宝藏行》等综艺节目。


相比之下,Yamy在回归原公司后不久,就曝出了与原生经纪公司极创引力的矛盾,并发出了解约函;徐梦洁在解散后ins发文“重头再来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用尽一切压制你”,被网传陷入被雪藏状态,虽然后续成立了个人工作室,但从工作室发出的行程来看,通告依旧寥寥可数。




限定团解散后的空间在哪?


事实上,在限定团解散后,对原生经纪公司的考验才真正开始。


根据近年来逐步完善的限定团分割合约,平台方成为成团期间经纪运营的主导方。“在限定团期间的时候,基本上会有40%到50%的工作其实是原经纪公司在安排,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爱奇艺,”卡司星球CEO刘佳向毒眸透露,他旗下的艺人管栎刚从UNINE解散回归,“艺人回来后原经纪公司肯定要尽力安排的比在爱奇艺的资源要更多,因为我们真正的很多的资源还有一些给管栎安排的事情,都是在等解散Solo以后给他个人去准备和安排的,包括市场,其实也在期待和观望他们9个人解散以后的solo的发展。”



前UNINE成员管栎成立个人工作室


而大多数原生经纪公司对其的规划,都更倾向于唱跳演戏“两手抓”的多元化发展道路。刘佳对毒眸透露,未来对管栎的规划中歌手会占6、70%,演员差不多占3、40%。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也表示,除了继续演戏之外,公司也会继续帮助回归公司的陈宥维拓展唱歌和主持方面的发展:“如果我们仅仅只是把它停留在一个演员的角度上,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参加这个节目了。”


在国内当下的环境里,很少有爱豆会继续专注唱跳领域。部分原生经纪公司原本就并非专门的偶像公司,没有唱跳方面的资源。以前火箭少女101成员Sunnee为例,其经纪公司1CM领誉更偏向传统经纪公司,所以在火箭少女101解散后,在保留原经纪合约的基础上,将其唱片约分给了环球音乐——这种选择的结果立竿见影,解散才过3个月,Sunnee的个人专辑《天气:晴》就已经在QQ音乐上线。



Sunnee加入环球音乐


唱跳爱豆在国内缺乏土壤是原因之一。早在限定团活动之时,国内针对唱跳偶像团体的舞台就几乎仅有各类商演和晚会舞台,2018年曾经推出的两档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和《由你音乐榜》均有曝光不足、缺乏大众认可的问题,很难给唱跳爱豆们带来知名度上的拓宽。


而解散后“solo”和“团”的两条不同的发展规划,也成为中韩101系选秀限定团解散之后的最大不同点之一。


从韩国101系选秀的经验来看,《Produce 101》出道的I.O.I解散后,周洁琼跟随Pledis公司旗下的新女团PRISTIN出道,Starship旗下的俞延静直接合流已经出道的宇宙少女,金世正、磪有情等高人气成员回归原生经纪公司后,也多是跟随旗下新女团出道,仅有金请夏和之后更换公司的C位Somi选择了solo出道。


而从中国的限定团解散经验来看,几乎所有爱豆的经纪公司都选择了让其保持个人发展。即使是原属于宇宙少女的孟美岐和吴宣仪,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似乎也没有让其回归原生团体的打算。



孟美岐和吴宣仪


除了国内偶像本身就来自不同产地,有演员有歌手等其他渠道等,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是国内的粉丝心理导致的结果。在国内长期“唯粉当道”的粉圈氛围下,即使是限定团期间,巡演现场也很难见到以团体为主的应援,大量粉丝期盼着爱豆“独美”,自然会对已经拥有人气的爱豆再度加入新团体产生抵触心理。在火箭少女101解散后,吴宣仪在ins用韩语发言“我回来了”引发其会回归宇宙少女的猜测,不少粉丝直接在评论控评:“勿cue美女,solo活动。”


另一方面,韩国成熟的偶像工业体系,也给了经纪公司持续推出团体的底气。在高度工业化的体系之下,韩国偶像经纪公司大多都有充足的练习生储备和包装策划能力,并能够迅速地、按部就班地推出新的团体。从《Produce 101》第二季出道的团体WANNA ONE,在2019年1月解散后,人气成员李大辉回归经纪公司Brand New Music,跟随公司新男团AB6IX在5月出道,其中间隔时间仅有4个月。



但国内市场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以对个体艺人的运作为主,直到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101出道,才堪堪培养了对团体艺人的认知。更何况大多数原生经纪公司也并没有足够的练习生储备,在个体艺人本身已经具备一定流量和人气的情况下,一个全新的团体的发展反而对其是一种风险。


“韩国和日本造一支团可能花五年、花十年,但中国各个方面都不允许,因为人多竞争力也大。可能韩国花了将近二十年做出来的韩流、这种偶像文化,但是中国可能也就用了五年时间,迅速的就把他这个东西复制了,”刘佳认为,“所以就造成了现在你看平台介入以后,平台每年都会做出全市场最顶流的男团、女团,但是只有一年半的生命周期,然后又会解散,又会有新的团再出来。所以这就是现在中国的一个现状。”


归根结底,偶像文化在当今中国仍然只是一阵潮流旋风,大风过后产业依然根基不稳。


对于限定团成员来说,平台所能够提供的,恰恰是一片较为封闭的、仍在发展中的土壤。而脱离平台之后,似乎也正意味着脱离这片土壤,从新的领域,开始新的探索。


过去的“意难平”已经没有办法重来弥补,那么,就像UNINE的成员们在采访中提到的:“做自己能做的。”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UNINE | 后限定团时代偶像 | 出路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