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吐槽大会第五季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  明星大侦探第六季  奇葩说第七季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陈思诚:“三步定乾坤”法则

李清莉    来源:毒眸    2021-02-23 10:00:00


文 | 李清莉

编辑 | 张友发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陈思诚又赌对了。


大年初一,春节档电影票房过20亿,《唐人街探案3》(下称《唐探3》)首日票房(不含预售)10.42亿。截至发稿,《唐探3》累计票房已达到19.97亿,打破了中国影史首日票房、场次、人次等8项纪录。


其余两项正在角逐的纪录——“过去五年国产悬疑片累计票房纪录”、“中国影史悬疑片累计票房纪录”的榜首,均是陈思诚自己的作品《唐人街探案2》,接下来就是和过去的自己较量。


时间倒回2020年春节,《唐探3》宣发的钱花得七七八八,预售成功突破3亿,万事俱备只等上映。


上次接受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采访时,陈思诚提到过“三步定乾坤”的法则,他一直提醒自己这三步要迈得无限大。《唐探3》作为心中的系列最佳,他想着如果这部成功了,那就证明“唐探宇宙”系列IP的地基算建成了。



《唐人街探案3》官方海报


接下来他可以安心让出“唐探系列”的导演位,只保留监制和编剧的职位,转而开发新的系列。陈思诚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就像等着冲锋号的战士,等着观众帮他见证这个时刻。结果疫情爆发,春节档全线失守,战士也突然“哑了火”。


疫情初期,陈思诚每天捧着手机刷新闻,感到焦虑。等到再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比起去年春节前胖了不少。


院线停摆之后,不少电影选择在互联网首发。陈思诚也接到了多个邀约,希望把《唐探3》放到流媒体上播放。


陈思诚全部拒绝了,他说:“我不能接受自己用IMAX 65mm拍出来的电影,放到手机或者iPad上播放。我认为观众那两个小时就是留给影院的。我完全可以拍属于流媒体的东西,比如《唐探》网剧。”


陈思诚很少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决定赌这一把。《唐探3》不仅没有上线流媒体,也没有进入春节之外的其他档期。


因为陈思诚从未让自己的投资方吃过亏,大家相信他,决定陪他一起赌。那时,没有人知道2021年疫情是否过去,影院能不能重新开放,观众对《唐探3》的兴趣是否足以支撑大家再等一年。


后来,疫情逐渐稳定,陈思诚拍摄了新系列电影的第一部——《外太空的莫扎特》。《唐探》的动画电影,《唐探4》的剧本也在按部就班推进。动荡似乎只会给他带来短暂的焦虑,一切都在按计划重启,只有《唐探3》的上映杳无音信。



《外太空的莫扎特》官方海报


去年陈思诚没有参加太多活动,尤其决定把《唐探3》留到今年春节档上映之后,陈思诚就闷着头做自己的新电影,偶尔参加一些行业论坛,或者其他导演的电影首映礼。


疫情几乎摧垮了电影行业,这让陈思诚想明白一件事:“我国的电影工业体系真的需要尽快拓展、成熟,如果电影只靠卖票,是无法抵御风险的,早晚有一天得饿死。”这一想法反倒佐证了当初“唐探宇宙”构想的正确,电影、网剧、动画、游戏联动,未来像漫威和迪士尼一样,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乐园。


之前有人邀请他把唐探乐园建起来,只一期就拿到了500亩地。陈思诚一惊,没同意。他认为时机还不够成熟,在建立乐园之前要做的事还很多。外界看陈思诚自信、桀骜、有野心,完全相信自我,但他清楚自己每一步要什么。


以下为毒眸与陈思诚的对话,发生在2020年春节档来临之前。



关于《唐探3》和“唐探宇宙”


毒眸:听说《唐探》的灵感来源于泰国跑步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决定做“唐探宇宙”的?


陈思诚:一开始只想做成系列,在时间维度上让它做下去。国内高票房的都是系列电影,因为系列电影更容易跟观众建立长期的情感连接。


我们在构思《唐探2》的故事时,就想到了“世界名侦探大赛”这个点子,想到了crimaster侦探排行榜。写《唐探2》剧本的同时,我们同步开发了《唐探》网剧,网剧中已经有其他侦探加入了。我们从《唐探2》开始做了一些裂变,使其具备了空间维度。



网剧《唐人街探案》剧照


毒眸:“唐探系列”每一部都会在不同的国家拍,这次《唐探3》在日本拍摄,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唐探2》得时候与美国团队合作,对美国电影工业体系有了一定了解,那么日本电影工业化体系是什么样的?有借鉴的意义吗?


陈思诚:最大的感受还是对日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有更深刻地了解。我觉得日本电影现在完全提不上工业化,它工业化程度都不如中国,这是市场决定的。


虽然它现在是全球第三大的独立国家,是第三大市场,但它最好的片子大概只两三亿人民币左右,就是最顶点了。它的市场决定制片体量没有那么大,制片体量不大的话,没有办法谈工业化。到达一定体量,才能算投入产出比,在日本目前无法实现。


美国电影形成工业化,是因为它的电影市场不只北美,还有全球。中国形成工业化是因为人口基数大,可以允许我们扩大生产规模。而日本因为体量小,现在硬件都跟不上,日本最大的影棚只有一千五百平到两千平,不像国内很多一万平的摄影棚。


毒眸:最开始做“唐探宇宙”时,内地电影市场没有很成熟,现在有感受到变化或者进步么?


陈思诚:每一部都在变化。


我这两年对国内市场最大的感受是,只要内容好,任何一种类型都能得到很好的回报。中国观众真的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观众,包容性很强,对不同类型电影的接受度很高。


《哪吒》《流浪地球》《药神》这几个不同类型的电影都卖得非常好。如果在北美《药神》这类电影属于偏文艺、偏现实主义的电影,相较于其他商业大片,很难收获很好的票房。包括《误杀》处在有很多竞品电影的环境里,能拿到现在的成绩,也是中国观众有非常大的包容度。



《误杀》剧照


这种包容性让我们更勇于尝试,很多人觉得中国观众没有水平,我觉得正好相反。


毒眸:“唐探系列”每一部开篇都有一句古文,听说《唐探3》这次也变换了主题,这其中是有什么含义吗?


陈思诚:和自己的成长有关,正好迎合了那句“见自我,见众生,见天地。”《唐探1》讲的是一个人的原罪,很多人生而带罪。《唐探2》是见自我,每个人都是带着神性、兽性、人性,从自我中看到个体的“三性”。《唐探3》是见众生,希望用电影给予世界一点温暖和希望。



关于挖掘新导演


毒眸:这次通过《误杀》和《唐探》的网剧,挖掘出一批新导演,对于合作的新导演你的挑选方向是什么?未来在挖掘新导演方面有具体规划吗?


陈思诚:我比较明确地希望找到更多对中国商业类型片有追求的导演,因为我国现在不缺文艺的、充满个人表达的电影导演,现在很多新导演都是拍这个类型的。我更期待有更多能在中国电影产业中把类型片拍好的导演。


毒眸:之前你说很佩服凯文·费奇的眼光和能力,因为他可以从其他导演拍摄的具有文艺气质的作品中,看到其商业潜质。


陈思诚:对,比如我看了赵婷拍的《骑士》,我扪心自问看到这个片子,我会不会找她拍《唐探》?我可能不会。



《骑士》剧照


凯文费奇比我厉害,我可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永恒族》出来会什么样。我们对美国的创作流程不是很了解,除非我亲自跟他学习一下怎么选导演,怎么工作,怎么拍。除非我跟一次,否则只能自我摸索。


我不知道那个工业化体系,对导演真正的影响有多大,或者在创作过程中,导演自由度到底有多少。因为很多好莱坞导演的自由度非常小,连剪辑权都没有。在好莱坞有剪辑权的导演是屈指可数的,是很残酷的工业体系。


毒眸:那这件事会带给你一些启示吗?比如在挑选新导演的时候可以参考的维度多一些?


陈思诚:也许吧,我觉得就跟着感觉走。因为我还没把推新导演作为主要任务,我一直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最重要的是在和新导演合作的过程中,让他们更多地明白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好电影,去克服不同的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方法。


毒眸:很多人评价你很懂新导演和演员的心理,你一般是如何把握大家的节奏或状态的?


陈思诚:我认为世界任何一个行业,到最后都是相同的。艺术的最顶端跟哲学、宗教、科学都是相通的。我觉得导演或是艺术家,最根本的是要成为一个人学家。社会是由人组成的,要深刻的了解人,了解社会,了解时代。了解越来越多的人,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创作者是用作品把人吸引住,做产品也要了解人,就像乔布斯创造的苹果,张小龙创造的微信。甚至是搞政治,搞政治就是在揣摩人,选举时怎么能让更多的人支持我,要采取怎样的政策,发表什么样的政见能服务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满意。


你会发现到最后,无外乎就是要了解人,所以我只能说我一直对人很感兴趣。



关于未来规划


毒眸:《北爱》是爱情电影,《唐探》是喜剧推理电影,不同类型是为摸索自己的边界吗?


陈思诚:对,可以这么理解。我最喜欢的导演像库布里克,他一辈子拍了14部电影,每部都不一样。没法想象一个拍出《全金属外壳》的人,也能拍《闪灵》,拍《大开眼界》,我特别尊敬这种导演。我也不想给自己定型。



《全金属外壳》剧照


毒眸:所以不断变化也为了不被定型吗?


陈思诚:那倒不是,是我真的对很多东西都感兴趣。创作对我来讲是一种学习,通过创作本身,不断逼迫自己学习。我觉得是丰富人生的特别好的途径。


毒眸:那未来还会再以演员身份回到荧幕吗?


陈思诚:不排除,但一定是我真正感兴趣的、特别好的电影。我特别希望为一个角色减二、三十斤,回到我颜值巅峰。


毒眸:会想挑战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陈思诚:也没有什么特别想挑战的。我想挑战的角色都放到作品里了。比如林默、秦风、唐仁这些角色,我都很想演。但我觉得还是别演了,让别人演。我在现场给演员演演就挺好,挺过瘾的。


毒眸:那可以理解成电影里每个角色都有你的影子吗?


陈思诚:肯定的,我觉得编剧就是“人格分裂”,在写剧本的时候,就会用不同角色的状态写台词。甚至像写(《唐探》网剧中)阿温的台词时,会把自己想象成女性,想象她会怎么说,会怎么演。


毒眸:对于外界给你贴的标签,导演、监制、编剧甚至产品经理,哪个更符合你对自己的定位?


陈思诚:我对自己的定义就是一个创作者、一个艺人或者一个匠人。我就希望当个搞创作的人,没有什么定位。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陈思诚 | 三步定乾坤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