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哈哈哈哈哈第二季  青春环游记第三季  时光音乐会  令人心动的offer第三季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鱿鱼游戏》,Netflix滤镜下的韩剧

符琼尹    来源:毒眸    2021-10-16 10:00:00


作者 | 符琼尹

编辑 | 赵普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一个密闭空间里,一群人,在一个规则下互相厮杀——《鱿鱼游戏》的剧情,听起来不是什么新颖的故事。


去年同样在Netflix播出的日剧《弥留之国的爱丽丝》,主角坠入一个须通过闯关游戏来保住性命的世界;2000年上映的日本电影《大逃杀》更是这一故事模式里的经典,讲述一群被随机选中的初三学生,在荒岛进行杀戮游戏的故事。



与这些“大逃杀前辈”相比,《鱿鱼游戏》“杀出血路”的绝招是本土化元素。


简单的儿童游戏,加上诸多有辨识性的装置与衣服,带了些点韩国综艺的色彩。参加游戏的角色有各自鲜明复杂的身份,映射着韩国当下的政治关系和社会关系——韩国影视里,批判的社会性永不缺席。


此前已在全球范围内验证有吸引力的“大逃杀”题材,搭上韩国验证多年的“传统艺能”,构筑在全球资本建立起来的“基础设施”上,就这样,一部用世界语言讲述的本土爽剧诞生了。



“大逃杀”的本土化


“大逃杀”题材自带悬疑、反转、暴力,呈现了极致环境下的人性碰撞。不同国家的“大逃杀”,也有不同的特点。


欧美的“大逃杀”通常发生在一个“反乌托邦”。《饥饿游戏》的背景就是北美洲毁灭后的新兴国家‘施惠国’,都城残暴地统治着十二个行政区,“饥饿游戏” 本身,是由都城举办的杀戮真人秀。



(图源:豆瓣)


日本则擅长游戏设计的百转千回。《弥留之国的爱丽丝》中的游戏复杂到网友要复盘出整个游戏大纲;《赌博默示录》里也用到了许多金融知识进行算牌。


欧美、日本“大逃杀”作品的主角多为15-21岁的青少年,《赌博默示录》的主角开司登上那艘“希望之船”时,也不过21岁。只是欧美的青少年因为要在异世界闯荡,大多都高武力值、勇敢无畏;日本的青少年则多为颓丧的,迷茫的初高中生。


到了韩国的《鱿鱼游戏》,游戏规则、视觉标签、参赛人员都发生了本土化改造。


剧中出现的六款游戏:一二三木头人、椪糖、拔河、打弹珠、玻璃桥、鱿鱼游戏,多为韩国乃至整个东亚文化区70、80年代流行的儿童游戏。即使是没玩过的观众,也能轻松听懂规则。


配合着如此“低幼”游戏的,是“童真”的场景。一二三木头人里的巨型人偶,参考的是韩国儿童教科书中《哲英与英熙》里小女孩的形象。童真的场景配上残酷的杀戮,极致的反差带来了更强的戏剧感和记忆点。



(图源:豆瓣)


简单易学的规则设置和更强烈的记忆点,促进了观众与剧集的互动,在当下的短视频时代也如鱼得水,能低门槛的进行模仿和传播。


目前,抖音“鱿鱼游戏”话题46亿播放,热度最高的几个视频都是“假如我参加鱿鱼游戏”,选取的是“一二三木头人”环节。鱿鱼游戏相关话题也多次登上抖音热榜第一。小红书也建立“挑战鱿鱼游戏糖饼”专题,累计吸引近2000万浏览。


《鱿鱼游戏》的服饰也充满记忆点。参加游戏的选手身着绿色运动衫也掀起了一阵潮流,淘宝上的绿色卫衣已经开始热销。



(图源:豆瓣)


简单易学的规则,清晰的形象,也是韩国综艺常用手法。播出了五年的《认识的哥哥》,将场景固定在高中校园,不仅常驻嘉宾会穿校服,所以来上综艺的嘉宾也要穿校服;《无限挑战》有自己专用的骷髅和表情包,成员间甚至有固定打招呼手势。


相比之下,日本大逃杀题材电影《听神明的话》,虽然在杀戮游戏环节也用了“一二三木头人”“丢手绢”,但在游戏环节的玩偶形象设计却小众一些,都是日系的鬼怪面孔,虽然同样令人毛骨悚然,却也增加了互动的门槛。


除了有韩综的延续,《鱿鱼游戏》也少不了韩国影视作品中避不开的社会性话题。不同于欧美和日本的大逃杀作品多采用青少年做主角,拍过《熔炉》的导演黄东赫所设计的主角,都分别映射了韩国当下的社会问题——



(图源:豆瓣)


多位游戏参与者,都是韩国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如外来务工者、脱北者。男主角背负的高额负债,对应的是韩国的“负债社会”。据韩国银行的数据,韩国今年第二季度的家庭负债总额突破1800万亿韩元,创下单季度历史新高。



被Netflix选中的韩剧


“《鱿鱼游戏》会成为我们在全球最成功的非英语内容,且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影视作品。”


剧集上线仅10天时,Netflix联合CEO泰德·萨兰多斯就公开发言。在此前的9月21日,该剧在上线4天后,成为首部登上美国Netflix排行榜榜首的韩国电视剧。


Netflix已布局非英语内容多年,为什么在韩国率先成功?


2017年,Netflix第一部参与制作的韩剧《我唯一的情歌》播出,作为一部浪漫喜剧,Netflix与彼时一线偶像公司FNC合拍,但并没有多大水花。反而是Netflix投资的奉俊昊的《玉子》引发轰动,影片上映前后,Netflix韩国用户由9万人增至20万。



《玉子》(图源:豆瓣)


2018年5月,Netflix在韩国开设办事处,成为继日本、新加坡、台湾、印度之后,在亚洲成立的第5个办事处,由此大展身手,开始主导作品的制作与投资。


《王国》是一个转折点。朝鲜王国里到处是丧尸跑酷,背后还有威胁整个国家的巨大阴谋。Netflix在该剧中引入了美剧流程的工业化体系,前置了诸多工作,比如提前两个月开始对丧尸群演进行表演培训。规范化的制作流程是该剧的“美剧骨”, 驱鬼辟邪、传统医学、古代王朝等东方元素则是《王国》的“韩剧皮”。


这也是Netflix在全球的打法:用自己擅长的“悬疑、高概念设定、大尺度、快节奏”,打开本土故事。


在印度,Netflix用四年时间调研和撰写剧本,拍出了改编自“印度黑公交轮奸案”的剧集《德里罪案》;首部华语剧集,则是在中国台湾拍摄的黑帮成员越狱故事《罪梦者》。这样的“Netflix”特色,在韩剧里本来就不少见,《末生》《信号》《秘密森林》等韩剧都有Netflix的影子。


找到有自身基因的故事后,Netflix只管把控全球化的大方向,以及不遗余力地投钱。《王国》导演金成勋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Netflix给予了他创作上无限的自由,一般反馈只有“西方文化圈看到会怎样认为”,而不是“让你这样改”。



《王国》(图源:豆瓣)


编剧金恩熙则留下那句流传甚广的“Netflix不提意见,只给钱”。据她透露,《王国》 第一季的拍摄时间严重延期、预算超支,使得单集成本超过178万美元,而第二季的成本更是高达1700万美元,但不论遇到什么情况,Netflix都一如既往的支持。


《王国》的成功,也让Netflix加大了在韩国的投资力度。负责Netflix韩国和亚洲地区内容的主管金敏英在今年3月的活动上透露,从进入韩国至今,Netflix共投资了7700亿韩元(约42亿人民币)的韩国内容资源,今年则计划投资五亿美元(约32亿人民币)来制作韩国内容。此次《鱿鱼游戏》就投资了1.1亿人民币。


大量“高概念”作品因此出现。2020年的《人间课堂》讲述高中模范生因筹措大学费犯下重罪,将身旁友人也卷入其中的故事;2021年《我是遗物整理师》聚焦遗物整理这个特殊职业;在《鱿鱼游戏》之前最火的Netflix主导制作剧《甜蜜家园》,是高中生到了一个新公寓突然发现身边陆续出现怪物的故事。



《甜蜜家园》(图源:豆瓣)


韩国论坛有热帖讨论:网飞投资韩国市场后,韩剧题材开始发生变化,校园霸凌、军队霸凌、僵尸、怪物、丧尸、遗物整理师等。底下评论也多是正向的,如“看到了过去很多看不到的题材”“要是有网飞电视台多好”。


Netflix还以一己之力刺激了韩国OTT市场的活跃。


在Netflix进入之前,电视台是观众的主流观看渠道,Netflix强势崛起后,感受到危机的韩国本土OTT企业于2019年组建联盟, SK电讯公司的OTT服务"Oksusu"和三家地面电视台的OTT服务"POOQ"联合起来,成立了新的"Wavve"。Disney+也于今年进入韩国。


OTT市场的活跃,让大量热钱涌入韩剧市场,加上疫情严重冲击了电影行业,韩剧的市场价值在迅速提升。


曾制作过热剧《信号》《王国》等作品的制作公司A Story自2019年上市后,公司股价一直不算高,去年12月开始,因在Netflix上线的《惊奇的传闻》《甜蜜家园》热播,一个月里股价涨了80%左右,达到历史最高点。


韩国电影演员也开始“下凡”,在韩剧里试图打开事业新阶段。去年,黄政民、郑雨盛都有了自己作品,《鱿鱼游戏》中的李政宰,也是有多部获奖影片压身的“影帝”。



(图源:豆瓣)


演员、影视制作公司都在这一过程中,被重估价值。


持有《鱿鱼游戏》男主角李政宰经纪公司股份的Bucket Studio Co.,在截至周一的三个交易日中,公司股价在韩国股市飙升幅度最高近90%。金秀贤出演韩国本土OTT平台Coupangplay时一集片酬高达5亿韩元(约273万人民币),还有偶像出身的演员片酬从千单位涨到了亿单位(韩元)。


一位三大台PD对韩媒透露,“现在演员的片酬就和江南房地产价格一样一直上涨,并且这个现象会一直持续。”



Netflix模式还能“爽” 多久?


”我要是贵宾我去看男生女生向前冲都比这有意思”,有网友这样评价《鱿鱼游戏》。这部拥有历史性的播放热度的韩剧,口碑却在持续滑落。在豆瓣,它的评分一路从8.5滑落至7.7。



Netflix滤镜下的各国剧集,大概率是“高概念爽剧”。丧尸、怪物、大逃杀等设定,往往会在前期刚展开世界观时有惊艳的开局,后期却很难把故事讲得圆满,套路的重复也容易让人疲惫。此次《鱿鱼游戏》普遍好评在前四集,但后几集各自人物线铺开,感情线出现后,就出现了疲软。


而Netflix在韩剧市场的耕耘,也正在让韩剧出现高概念泛滥的情况。


常年关注韩国影剧综内容的播客“展开讲讲”,感觉整个2020年都在“遭受”韩剧带来的伤害。“在电影两个小时的时长里用‘高概念’是够用的,但在剧集里是不够的,观众还没来得及跟人物建立感情,你也不知道人物动因是什么,所以基本上三集以后就没法看了。”


他们也在今年5月对几部当红的Netflix剧进行了“吐槽”:“Netflix剧的特质,因为是能完整看全集的模式,大量的人开始一口气看完,狂吹,但半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讨论它了。”在他们看来,Netflix剧一向以“高能反转”在社交媒体走红,但如果不能揭示更深刻的东西,反转变得没有价值,爽到极致,或许是麻木。


持续的“爽”和“高能反转”,或许是Netflix的算法下得出的一种取巧方式。但一些原本宝贵的东西,正在被它覆盖。


“生活流”曾是韩剧里璀璨的明珠。在豆瓣上,72万人为《请回答1988》打出了9.7的高分。直到现在,在中国做青春剧或家庭剧时,都会被网友拿来与《请回答1988》做对比。Netflix的“爽剧”与韩剧的“生活流”天然冲突,在韩国流媒体大势所趋下,“生活流”剧集的生产也难免受到挤压。



由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精致的视效,《爱死机》曾被业内认为是流媒体革新动画行业之作,但第二季表现却不如预期。上线一周后,烂番茄网站上,它的爆米花指数仅有47%,比第一季少了三分之一。在豆瓣上也只有6.7的评分。


第二季大量挪用了第一季概念与意象,却没能找到自己的落脚点,豆瓣网友评价为“串流思维严重”,即能看到许多作品的影子,但却不如原作。再精巧的内容,一旦陷入重复,也容易迎来败局。


可以预见的是,《鱿鱼游戏》的走红,会更加坚定Netflix走爽剧路线。只是观众对Netflix爽剧的耐心,还剩下多少?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鱿鱼游戏 | Netflix | 韩剧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