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哈哈哈哈哈第二季  青春环游记第三季  时光音乐会  令人心动的offer第三季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THE9解散,爱奇艺女团选秀走到最终点

龙承菲    来源:毒眸    2021-12-06 11:13:43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张友发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又一个限定女团,到了该离别的时刻。


由刘雨昕、虞书欣、许佳琪、喻言、谢可寅、安崎、赵小棠、孔雪儿、陆柯燃组成的女团THE9,从《青春有你2》成团出道,迄今已历时一年半,在12月5日,团体的限定合约到期,迎来解散的终章。


12月5日,THE9在官方微博宣布毕业EP《THE NINE》正式上线。



THE9毕业EP封面


从101系选秀兴起至今,国内的偶像行业发生了足够剧烈的转变。火箭少女101解散之后,与硬糖少女303瓜分女团市场的THE9,无疑站在浪潮最前端的位置:她们发专辑、拍团综、开线上演唱会,在晚会盛典进行团体表演,也各自分散地进组横店影视城。


而THE9从疫情之初节目播出,到解散演唱会取消又延期的整个活动期间,或许也是疫情爆发之后的特殊环境下,国内限定团发展的某种缩影。


去年的5月30日,20个身穿制服的女孩站在长长的舞台两侧唱着《Promise》,“从那天/初次遇见/到后来/青春每一页/这段记忆是夹在故事中那张书签”,作为《青春有你2》的结束,和THE9组合的开始。



《青春有你2》中《Promise》舞台


一年半之后,这首《Promise》没能按时在苏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唱响。或许要等到延期的演唱会终场到来,才能为爱奇艺101选秀的最后一个限定女团的旅程,画上一个象征结束的句号。



曲折的一年半


THE9这支女团从参加节目、成立到解散,几乎都离不开“疫情”的话题。


时光倒回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得整个文娱行业“措手不及”。整个综艺市场的生产力都受到了疫情影响——艺恩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各大平台综艺共上线203部综艺,同比下滑了21%。


《青春有你2》是那个季度最为亮眼的爆款综艺。在疫情的“不可抗力”之下,居家的大众也需要娱乐需求,而《青春有你2》早在疫情爆发前,就将练习生聚集在广州长隆进行了第一轮舞台公演录制,期间也保持封闭式管理,节目播出后不会因为疫情原因断档。况且选秀节目的高话题度和竞技性,也使其在同期大量的云综艺节目中具有更高的吸引力。


云合数据的2020年上半年全网综艺有效播放榜单显示,《青春有你2》以18.18亿的有效播放量位列第一,比第二名的《朋友请听好》(9.10亿)多出近一倍。“淡黄的长裙”“哇哦”等节目梗也达到出圈,成为当年综艺市场的名场面。



如此热度的选秀,推出的限定团自然也“万众瞩目”,足够让平台对其寄予厚望。爱奇艺对于THE9团体的运营规划,也似乎包容了偶像团体的各个方面——


偶像团体“本行”的音乐方面,出道的三个月内推出第一张EP《斯芬克斯X谜》,同年年底推出首张团体专辑《虚实X境》,算上毕业EP,THE9共推出了4张EP。各大卫视、平台的跨年和盛典给出的打歌机会,THE9也很少缺席,甚至有部分成员登上了2021年的央视春晚表演。



第一张EP《斯芬克斯X谜》


综艺是爱豆团体们增加曝光的好机会,THE9的综艺首秀是老牌综艺《极限挑战》,唱跳相关的综艺有《为歌而赞》,安崎和陆柯燃参加了爱奇艺旗下的舞台竞演节目《爆裂舞台》,前者最终获得了总冠军。粉丝向的综艺方面,出道3个月后THE9的团综《非日常派对》上线,豆瓣评分8.2,有超过2万人评分。


不过,疫情和国内偶像行业现状的双重影响,的确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THE9的团体运营。


火箭少女101曾经制作过两季大团综,均为户外录制,第一季的撒哈拉沙漠之旅兼顾了“团魂”塑造和破圈需求,第二季的主要内容是对团体成员家乡的探索,也能增进粉丝对于爱豆的了解。


或许是疫情因素影响了团综策划。THE9的团综仅有一季,且规划以室内的游戏环节为主,虽然有邀请多个非偶像的飞行嘉宾,但与户外录制相比,棚内录制仍然有一定局限性。



THE9团综《非日常派对》


偶像团体提供唱跳舞台输出的一大渠道,是线下的巡演和见面会。比起黄牛票高价的拼盘晚会,专场的线下演唱会无疑更能够让粉丝感受到偶像的魅力,维系与偶像之间的情感联结,有利于偶像团体的粉丝粘性。无论是Nine Percent还是UNINE,爱奇艺在前两个团体的运营方面都完成了出道后的首轮巡演。


而疫情的反复让线下演出审批较为困难,THE9的团体舞台数量大幅缩水。虽然今年3月THE9曾举办过线上演唱会,但粉丝们终究缺少身临其境的感觉,站姐拍图、挥舞灯牌应援等环节都直接缺失。更何况,线上演唱会的大量垫音和导播也曾引发过粉丝不满,对于维系粉丝方面起到的作用似乎并不大。


此外,喻言的个人因素导致THE9成团后很难在节目和晚会呈现完整的团体舞台,或许会让整个团体的规划受到限制,团体情谊和“团魂”的概念打造,也容易受到影响。


目前,原定于11月的两场解散演唱会,已经因为疫情影响延期。THE9官博公布了12月18日的演唱会广州站,在离别的最后时刻,粉丝们也将弥补对于线下演出的遗憾。




“限定团”,离结束不远了


THE9的解散,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也意味着101系选秀的限定团体模式,又撕下了一页倒计时的日历。


受到“倒奶事件”影响,整个101选秀模式陷入停滞。在对花钱打投环节的限制之下,选秀如果想要继续必须寻找新的方式,而从平台公布的2022年片单来看,无论是腾讯视频还是爱奇艺,似乎都没有继续在这一领域深耕的打算。


不出意外,今年出道的INTO1和IXFORM成为国内最后的101选秀限定团。THE9是爱奇艺第一个选秀限定女团,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对于大多数团体成员来说,限定团组建期间,是他们事业的巅峰期。从韩国同类选秀的布局来看,运营公司同样对这一点心知肚明,于是限定团的运营时限被越拉越长:第一季成团的I.O.I限定一年,第二季的Wanna one延长至两年,IZONE持续了两年半,第四季的出道团在因为坐票事件影响解散前,公布的运营时间直接拖到了五年——这几乎等同于一个能够正常运营的偶像团体衰竭周期。


对于国内的限定团来说,虽然《创造101》结束后出现过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的“出走事件”,但平台也因此意识到了限定团合约的重要性,后续并没有出现过此类大规模的冲突,平台拿下了运营的最终决定权,得以最大限度地调用平台资源、为整个团体进行规划。


但是在限定团期间,仍有不少工作是原生经纪公司牵线,对于爱豆个人的规划和团体的冲突始终存在。


毒眸曾经在《解散的UNINE大吐苦水,后限定团时代偶像出路在哪?》中提到,国内当下的环境中,很少有爱豆会专注唱跳领域。虽然偶像行业相较三年前已经有了较大的起步,但选秀的后端体系仍未搭建完成,比起唱跳演出,演戏仍然是大多数偶像最后会走向的道路。


而以THE9为例,不少成员的原生经纪公司就以影视为主要发展方向,比如虞书欣所在的华策影视。这类成员的日后规划,都更可能以演戏为主,赵小棠就曾直接表示过对之后演戏的意愿。


那么,对于演艺道路的规划,自然要从成员人气最高的在团期间开始。虞书欣已经播出了一部《月光变奏曲》,还有《苍兰诀》《两个人的小森林》待播;许佳琪、孔雪儿各有一部担当女主的网剧;谢可寅参演了秦昊、任素汐主演的电视剧《亲爱的小孩》和徐峥监制电影《成为赢家》;赵小棠也有《点心之路》《德云瓦舍》两部“存货”在手。THE9在成团后期,官博发布的行程表上几乎有大半成员都在进组拍戏,或许也影响了团体的运营规划。



虞书欣主演的《月光变奏曲》,图源豆瓣


归根结底,偶像行业近年来在国内发展过快,本土的工业化搭建尚未成形。而偶像培育体系也没能完善,经纪公司对于人气快速增长的偶像缺乏足够的约束力,从而频出的“塌房”新闻,又进一步减少了大众对于偶像行业的正面印象,形成了恶性的循环。最终,偶像行业的工业化搭建困难重重,转向国内建设已久、大众也能有认知度的影视行业,成为了大多数偶像们的选择。


限定团的倒计时们已经响起,所有现在仍然在舞台上唱跳的偶像们,都有出发奔向未卜前程的那一天。限定团的活动期间,也注定是他们演艺履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到那时再回望几年以来的经历,最好就如同THE9在毕业EP中的抒情曲《我们》里唱的那样:


“我们啊/出发过就不说后悔的话。”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THE9 | 限定团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