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梦华录  奔跑吧第六季  喜欢你我也是第三季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三季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电影公司2021:盈亏背后都有痛苦

三喜    来源:毒眸    2022-05-27 10:00:00


文 | 三喜

编辑 | 张友发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电影上市公司的2021年,还不算缓过劲来。


10家主要的电影上市公司,除中国电影、上海电影等国字头和万达电影、横店影视实现盈利外,其他公司2021年都为亏损。其中华谊兄弟净亏损2.46亿,光线传媒净亏损3.12亿元,金逸影视、文投控股、幸福蓝海、ST北文也亏损过亿。


2022年一季度,只有中影、光线、横店、万达四家公司盈利,其他六家亏损,其中九家都保持下滑趋势。


从去年到今年,电影供给依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重要档期里影片扎堆,平日里留给观众的选择却很少。今年以来,随着疫情的加剧,影片接连撤档,甚至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市场空白。


电影行业的复苏时日尚无法预估,在疫情反复中做好开源、节流、风控是电影公司的最大挑战。不同公司均透露出继续控制成本,谨慎投资的打算,有些更关注中小成本制作,有些拓展新业务,有些则对部分资产壮士断腕。


巨大的外界压力迫使电影企业们做出改变与创新进行自救,这或许能为行业带来新的变局。



光线:选择和努力同样重要


2021年,光线的净亏损达到了3.12亿元。


这个数据相比2020年归母净利润2.91亿,同比减少了207.09%。与此同时,光线总营收达到11.68亿元,同比增长0.74%。这也是光线传媒自2012年来,首次出现净亏损。



根据光线4月发布的《业绩修正公告》解释,2021年的亏损系合伙企业调整会计核算方法所致。2021年,非上市公司全面执行新金融工具相关会计准则,而光线联营企业上海华晟领势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和上海华晟领飞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调整了对其投资项目的核算方法。


在剔除上述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后,2021年光线归母净利润6.73亿元(不含减值准备)。


这两家投资公司见诸报道较少。在2020年,上海华晟领飞曾被报道持有京东数科0.73%股权,后者于2021年折戟科创板IPO。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回报股东,光线2021年拟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2元(含税),预计派发5.87亿。派现金额要远高于前三年的总和,和2017年持平,这可能也是光线希望提振市场信心的一种表现。


在2021年,光线的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增加3856.32%。尽管营收和利润都有大幅缩水,但光线仍在萧条的电影市场中保持坚挺。这和内容制作的路径选择有关。


2021年,光线主投、参投、发行并计入财报期的影片总票房约为28.15亿元,其中表现最好的是主投、发行的青春片《你的婚礼》,票房达7.89亿元。


毒眸(ID:DomoreDumou)曾在《光线还能“青春”多久?》一文统计,光线传媒自2013年至今,除2019年外,每年财报中提及的“影视剧收入前五名”的项目中均有1-2部青春片。


今年年截至目前,光线主投并发行的青春片《以年为单位的恋爱》、《十年一品温如言》和《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仍在放映期)分别获得2.31亿、1.67亿和1.19亿票房。而《我们的样子像极了爱情》,已经定档8月4日暑期档,



在电影接连撤档的情况下,光线凭借以小博大的青春片获得了较为稳定的收入。虽然这些影片遭遇了较低的评分、媒体的负面讨论,和节日后票房收入的腰斩。


动漫是光线另一块招牌。王长田曾在2021年金鸡节开幕论坛上提到,“'中国神话宇宙'最终的规模可能比漫威更大”。据年报显示,公司规划中的动画电影有二三十部,希望每年能推出2-3部左右的动画电影。而田晓鹏(《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导演的《深海》、在动画剧集中积累一定口碑的《茶啊二中》都预计今年上映。


在2021年,光线还成立了三级子公司光线动画。据光线表述,彩条屋在公司内部作为厂牌管理,和其他被投资的公司合作。而光线动画将和外部的其他动画公司或个人团队合作,对神话宇宙进行规划和管理。



艺人经纪及内容相关业务,则是光线毛利率最高的主营业务,高达51.28%,在2021年实现营收7.14亿元,同比增长68.3%。今年的不少青春片都由公司艺人主演,影视内容及艺人经纪的协同效果,又通过青春片实现。


在2022年Q1,公司恢复盈利,营收4.41亿,同比增加83.94%;但归母净利润7458.94万元,同比仍然减少了62.41%。


对于不稳定的市场,光线在其报告中表明,公司会继续增加中小成本影片的制作,适当控制高成本影片的数量,减少影片的市场风险,这或许是稳定的应对之策。



万达:盈利,洗牌


万达的票房、观影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核心指标已经连续13年位列全国第一。


在2021年,万达电影总营收124.90亿元,同比增长98.40%;归母净利润1.06亿元,实现扭亏为盈。在2021年,万达实现观影收入70.75亿元,占总营收56.64%,同比增长123.14%。


其中实现票房收入62.2亿元(不含服务费),观影人次1.6亿,相比2019年分别减少20.6%和20.5%,观影收入的毛利率也仅为4.87%。



2022年Q1因为疫情反复,行业恢复速度放缓。万达也受到了不小影响,一季度营收34.61亿,同比减少16.01%;归母净利润4498.87万,同比减少91.42%。


第一季度的票房收入19.4亿,观影人次4420万,同比也分别下降14.3%和20%,不过低于全国同期22.79%的票房降幅和27.3%的观影人次降幅。


对此财报解释,公司在今年春节档缺少《唐人街探案3》这样的大制作。同时,3月起,大量影院停业造成票房断崖式下跌,但影院经营维护中相对刚性的成本如折旧、租金、人工费等并未随之下降,因此净利润降幅比收入降幅更显著。



万达电影旗下影院2021年全年累积市场占有率15.3%,相比2019年提升1.2%。在今年一季度,这一数据继续提升到16%。


自2020年6月,万达开放了特许经营加盟权, 2020年和2021年新开业特许经营加盟影院共达到66家。2021年,万达轻资产布局方面签约影院约200家,新开业45家。截至2022年3月31日,万达国内拥有880家已开业影院,其中直营影院707家、轻资产影院93家。


而万达2022年计划新开业50至60家轻资产影院,并对轻资产合作模式进一步升级。


尽管一再强调轻资产,但先前因大规模激进的举债扩张和海外投资战略,截至2021年末,万达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43.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8.88%,远高于2021年9月行业平均值51.2%,甚至高于同样以高负债率著称的华谊兄弟(64.02%)。这或许为万达的未来扩张,带来了更多隐忧。


在电影制作方面,2021年,万达电影制作与发行相关业务收入9.65亿元,同比增加111.62%。其中《唐探 3》票房 45.23 亿元,《误杀2》票房 11.2 亿元。



与光线在中低成本制作的青春片上发力不同,万达电影更侧重高投资、高收益的大IP,尤其是和导演陈思成的合作,“唐探宇宙”和“误杀宇宙”均由陈思诚团队开发制作。


2022年,陈思诚执导的《外太空的莫扎特》,有IP属性的《想见你》和《鬼吹灯之天星术》等万达主投主控的影片上映。去年在影展积攒口碑的万达影视“菁英+”电影人计划作品《宇宙探索编辑部》,也有望于今年上映。


无论是2021年还是今年一季度,万达电一方面各项收入都在受到影响,但另一方市场占有率还在继续增长,这也是行业调整期的一体两面。受疫情影响,以影院业务为主的万达电影继续承受巨大压力,但仍然存在洗牌的机会。



华谊:亏损还在继续


2021年,是华谊自2018年风波之后连续第四年亏损,亏损总额高达64亿。


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99亿元,同比减少6.73%;净利润亏损2.46亿元,亏损幅度收窄76.50%。2022年Q1,公司营收1.32亿,同比减少66.69%:但净亏损继续,达到1.32亿,上年同期则为盈利2.35亿。



曾经强调“去电影单一化”战略的华谊,打造“中国迪士尼”实景娱乐和项目投资的美梦在疫情中继续破碎。2021年,其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仅实现收入1.17亿元,占总营收的8.39%,互联网娱乐仅实现收入0.24亿元,占总营收的1.73%。


2021年,公司处置了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等部分股权及Brothers International LLC等股权,获得投资收益6.1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83.09%。


但截至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64.02%,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11.35亿,货币资金仅有6.21亿,偿债压力较大。


2021年,华谊主营业务中影视娱乐项目实现总营收12.33亿,同比减少5.82%,但其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8.16%,有所增加,公司主营业务构成单一。


全年内华谊承制的网剧有《北辙南辕》,主投的网剧有《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主投的电影有《侍神令》(2.73亿)、《盛夏未来》(3.86亿)、《温暖的抱抱》(8.68亿),这5部影视剧共收入 6.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近50%。



去年的两部网剧《北南》和《古董》,为公司收入贡献最多。两部剧分别占冯小刚导演的名头和马伯庸的IP效应,虽上线后均口碑欠佳,但前期应卖价不错。


2022年,华谊会继续在剧集上发力,冯小刚+爱奇艺迷雾剧场的《回响》已杀青,其他储备剧集《云客江湖》《宣判》《我们的西南联大》《消失的孩子》类型多样,但是否能获得像去年一样的表现,仍是未知数。


剧集贡献的提升,也显示出去年华谊的电影业务并不强势。依托春节档、陈坤周迅的玄幻片《侍神令》被给予厚望,却远未取得所期待的票房。



2021年,各档期均有华谊参投的电影上映,总票房超过百亿元。但其中高票房影片《你好,李焕英》、《我和我的父辈》、《穿越寒冬拥抱你》三部带来的收益较为有限,分别为860万至1031万、150万至190万、130万至155万。


华谊的海外战略也并不顺利。参投的韩国科幻电影《胜利号》2021年2月上线Netflix,犯罪剧情片《谢里》去年于北美院线和Apple TV+上映,但都表现不佳;科幻大片《月球陨落》目前仍在国内公映,收获国内票房1.44亿,全球票房4414万美元,难抵1.5亿美元的投资成本。



“我们最核心的影视业务还在恢复期,从产量和品质都在逐步找回属于华谊的感觉。当然,从重启到加速需要一个过程,但时间不等人,市场也一样。”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在2022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22年,华谊兄弟明显减少了对主控、大片的热衷,新片储备中,主控作品《狗阵》(管虎)和《爱很美味》,均不能算作大片。参投电影《宇宙探索编辑部》《前任四:分手清单》《马子们》《街头》也都是中小成本制作。


在内容制作方面,华谊延续了一直以来与大导演绑定的策略。但市场在变,大导演加持的作品或许是个好卖的由头,却并不能提供播放量和口碑的保证。对华谊来说,找准合适的内容赛道至关重要。


对重启的华谊来说,时间确实不等人。



中影:盈利,得益于生产线完整


在不稳定的市场环境中,中影依托多元化经营,在2021年有平稳的运营轨道。


2021年,中影总营收58.16亿元,同比增长 97.16%;净利润2.36亿元,同比增长 142.50%,扭亏为盈。而在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9.46亿元,同比减少24.83%;净利润1.16亿元,同比下降19.32%。



中影主营业务包括创作、发行、放映、科技、服务、创新六大板块。其中2021年创作板块营收11.58亿,但毛利率仅为0.74%。在主旋律电影的强势表现下,2021年中影出品影片24部,累计票房 239.60亿元,占同期国产片票房总额的60.01%。不过在多部高票房作品中,只有《父辈》是主投,其他均为参投。



而发行板块则实现营收18.47亿,约占总营收的32%,是第一收入来源。收入较上年增长96.30%,毛利率为30.57%,同比增长24%。2021年,公司参与发行的影片为711部,实现票房约329亿,占全国同期票房整体的76.74%,市占率相较于2020年和2019年分别提升了27%和34%。


作为国内唯二拥有影片引进片发行权的公司之一,去年,中影主导或参与发行的进口影片92部,票房43.39亿元,占全国同期进口影片票房总额的 66.46%,其中《速度与激情9》和《哥斯拉大战金刚》分别排名年度票房第5、第8。


相比疫情爆发的2020年,中影的进口片业务有所回暖。在2020年,中影发行进口影片 83 部,票房 17.38 亿元,占同期进口影片票房总额的58.75%。



2021年,中影放映板块实现收入11.47亿元,收入同比增长118.37%,但毛利率仅为4.06%,影院经营受疫情反复影响较大。


公司科技板块实现14.05亿收入,约占总营收的20%,收入较上年增长41.31%,毛利率为23.62%。在2021年,中影完成了对 CINITY 相关公司的股权收购。在全国新增银幕中,中影巴可的市场占比为 50.8%。


中影也在寻找新的可能。据财报显示,中影在提升发行能力方面扩展线上线下渠道合作,稳步开发二级放映市场,探索分线发行、数字藏品等新模式。


中影有自身的优势,再加上多元化经营,与其他几大电影公司相比,仍较为稳定。不过,今年《新蝙蝠侠》《月球陨落》等进口片票房不佳,多部好莱坞大片无缘国内市场,中影最重要的发行业务势必受到影响。


目前来看,疫情带来的挑战并未减少,电影公司们无论是在原有优势项目上持续发力,还是更关注新的业务增长点如剧集制作、IP培养、线下经营等,探索如何更好抓住观众注意力与多元化经营已是大势所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电影上市公司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