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苍兰诀  玫瑰之战  中餐厅第六季  中国好声音2022  星汉灿烂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丁真天天向上,直男速通理塘

陈首丞    来源:毒眸    2022-06-30 10:00:00


文 | 陈首丞

编辑 | 张友发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5月18号下午,湖南卫视和芒果TV双平台的招商会上,老牌综艺《天天向上》官宣了新阵容,主持团队添了许多新面孔,理塘丁真名列其中。



丁真的加入再次在互联网上引起争议,在相关新闻下面,表情包和“一眼丁真”的梗又流行起来。就在十天前,丁真工作室官方微博才刚发布了律师函,谴责网上流传甚广的带有恶意的丁真系列表情包,迎来的却是评论区更肆意泛滥的表情包攻击。


两年前的双十一,丁真通过一条仅7秒的短视频走红。视频中,丁真的脸部占到了百分之八十。出圈后,他的“纯真”和“野性”,成为了热搜中的常见词。但围绕着他的颜值,男女不同的看法却带来了性别议题的再度交锋。



丁真在互联网彷佛存在于两个次元。在一些社区,丁真这个名字仍然散发着纯真和野性的魅力。而在一些男性气质浓厚的社区,丁真被无条件招入国企,引发了“做题家”们的怨气。用户们不体面地用长篇大论论证自己“比丁真更聪明更努力”,但社会却选择了“丁真”而非他们。相关的言论流入到女性用户较多的社区后,则引来了更多的嘲笑和讥讽。


时移世异,在2022年,做题家们的怨气并没有消散,却和抽象文化杂糅在一起,以另一种形式开启了一场场亚文化狂欢。丁真被解构成一种符号,以一种赛博形式广泛存在于种种议题之中。


身处漩涡中心的丁真,一直被各种力量左右着前进,并成为某些晦暗情绪的表达媒介。在中文互联网世界,似乎重要的已经不再是丁真本身,而是他的符号所延伸和指向的方向。



“速通理塘”


2022年3月,抽象主播保定刘建龙(丽丽)开着自己的破三轮车,跨越了数个省份来到了四川理塘。


他站在公路的中央,中气十足地喊出“到达世界最高城——理塘!”继而将手机镜头对准路牌上的理塘县城,“太美丽啦理塘”。镜头从路牌往右转,丁真的巨幅广告牌在山上赫然出现,“哎呀这不丁真嘛。还是看看远方的雪山吧家人们。”



丽丽只是众多抽象主播中的一员,相比刀哥虎弟,他没有那么多“狠活”,跟带蓝子峰哥等人相比,他学历低缺少能够卖弄的见识,唯一擅长的仅仅是喊几句顺口溜口号,以及在直播间里和对方主播连麦拷打骂几句脏话。用虎弟的话说就是,“谁不会啊,你狗屁才艺。”


但这条本来只是烂活,也很难说有什么巧思的视频却展现了旺盛的生命力。在网友的解读当中,整条视频充满了讽刺和挖苦,且极具起承转合之美。镜头对准的明明是光秃秃看起来略显磕碜的山头,丽丽嘴上说的却是“太美丽辣理塘”。镜头里出现“丁真”后,主播则以一种感到“晦气”的厌烦态度避之不及,最终将镜头转向远处的雪山,整条视频仅12秒,但却一气呵成信息量十足,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在丽丽来到理塘前,互联网上针对丁真的不满分为好多个流派。这些流派各有主张,且分散在中文互联网各个社区里。


以虎扑直男为代表的是“颜值攻击派”,在一则广为人知的投票上,有63%的虎扑直男认为自己比丁真帅。在虎扑用户看来,这当然并非因为他们“普信”,而是丁真“黑”“娘”“皮肤粗糙”,在各种层面上都不符合他们认定的“审美规范”,因此不能称之为“帅”。



相比起来,知乎网友几乎默认“丁真是帅的”。他们更多的愤怒在于,“凭什么一个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农民,仅凭一张脸就可以逆袭,轻松取得我们受了那么多委屈和辛苦也得不到的东西?”



知乎问题“为何贴吧男性普遍仇视辱骂丁真?”高赞回答


再往前延伸开去,还可以说是社会风气和导向的变化。追捧丁真,就意味着追捧“颜值”,否定个人的努力。在肩负塑造社会价值观大任的知乎网友看来,这显然是不可原谅的。


贴吧网友则是乐于玩梗的乐子人派,他们无意于讨论丁真是否帅或者丁真是否引导了不好的社会风气,在贴吧看来,丁真的出圈,和他们所不理解的“二次元”“饭圈”“女权”等多种小众文化意识形态并无太大差别。因此,他们采用了最简单的办法,用P表情包的方式表达恶意、玩梗以及塑造一种圈层共知的黑话。



一些贴吧用户P出的恶意表情包


丽丽来到理塘之后,这一切都被改变了。


那段极富生命力的视频,以一种更加体面和隐晦的态度表达了对丁真的不满,这显然要比直接嘲讽攻击乃至P表情包的方式高明得多。来自抖快并被转载到B站的这条视频,瞬间对传统社区中的直白的价值观表达形成了降维打击。紧随其后的“速通理塘”玩法,则将互联网上所有对丁真的不满都囊括其中,一统江湖。


何谓速通理塘?简单来讲,就是从随机一个和“理塘”及“丁真”无关的视频出发,通过B站的大数据算法推荐,逐步找到那条丽丽的经典视频,顺利到达理塘。网友们以此为乐并比赛谁的速度更快,在一遍又一遍速通理塘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欣赏丽丽的“理塘圣经”,最终,感觉到一种无意义的愉悦。



速通理塘更为高级的地方在于,知乎贴吧虎扑赤裸裸的恶意,在经过互联网传播后,总会流入到其他社区并因此招致更加激烈的嘲讽和骂战反攻。但“速通理塘”是有着理解门槛的事情,其中奥妙难以为外人道,也就能够保持圈层的狂欢。


在这个过程中,以丁真为引子的取乐玩梗最终慢慢超过了对丁真的恶意本身。毕竟,如果往深处说开去,无论是知乎、虎扑还是贴吧用户,对丁真的恶意都不在于丁真个人,他们仅仅是对丁真代表的事情充满了负面的情绪。


速通理塘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释放出来,紧接着,无意义战胜了有意义,虚无战胜了严肃的表达。无论曾经对丁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无论丁真背后背负着多少价值观的重叠,一次速通理塘,化解了这一切。



被塑造的和被建构的


不可否认的是,在主流视角和叙事中,丁真仍然是相当正面的典型。他代表着出身平凡的少数民族,他有着纯真天然的美貌,喜欢的人给他加上了众多褒奖,同时将想象的所有美好特质都安在他身上。


在丁真最开始火爆的那条短视频评论下,至今仍有不少用户来打卡。不少用户评价丁真,“神仙颜值”“纯真淳朴”“痞帅”。在微博,网友评价他为:“帅的又潦草又精致,像是雪山中走出的精灵。”


在这种欣赏与爱的过程中,不少网友还坚定地认为,丁真需要被保护起来。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丁真刚火的那段时间,网络盛传腾讯创造营要与丁真签约,彼时流行的话语是,让资本远离丁真,让丁真保持纯粹。网友们重复他的话语,盛赞他面对偶像综艺只想做赛马王子的单纯。



丁真出生于2001年,爆红的那年他19岁,已经成年,按理说已经有了做决定的能力。但在喜爱他的人眼中,丁真仍是个小孩。缺乏对一些事物的基本判断能力,因此,需要网友的力量介入,他才能得到真正的方向。或者说,丁真最终走向哪里,需要得到网友们的认可。


这种能量的介入,在很大程度上都与饭圈的运行方式极为相似。丁真是另一种形式的偶像,而偶像,本身缺乏主体性,在这种2C的生意里,偶像无论做什么,都需要为粉丝负责。几年前鹿晗因官宣恋爱而导致大规模脱粉,正是这种由粉丝主导的经济必然带来的结果。


饭圈力量加持下,本身仅凭美貌火起来的丁真突然又多了很多优秀品质。


譬如孝顺、不沾烟酒、单纯礼貌。刚接受采访时,丁真说,挣到的第一笔钱都拿给父母买了洗衣机和电瓶车。该采访被粉丝用来大规模宣传,以论证丁真内心孝顺、家境质朴。


但对丁真不满的人却发现,丁真在微博发布的第一条信息,却是用iPhone 12 pro发的。反对者因此找到了讥讽的要点。之后,丁真的一张抽烟动图,更是将这种反对的情绪带到了高潮。而丁真的单纯礼貌,同样也有竖中指的视频黑料可以用作反证。



平心而论,一个抽烟、挣了钱给自己买手机、竖过中指的形象,也仅仅是个普通人,没有人会对有这样的普通人苛责太多。但他偏偏在外界目光的关注之下,被强加了许多本不属于他的品质。


与之相关的事情是,丁真刚火的那几天,还没被当地国企火速签约之前,摄影师胡波急不可耐地拉着丁真开启了直播变现。在直播中,胡波一边叫丁真“电子宠物”,一边煽动观众刷礼物,“榜单前三告知丁真联系方式。”


无论是如胡波这般对丁真的不尊重的侮辱,还是大众对他过高的期待,大众其实很少见到丁真本人的表态,总是不断地有人替他说话,替他发声,替他做决定。在众多支持他的声音里,很难见到支持他自己的决定的声音,正相反的是,高赞评论都在鼓励他“跟着国家走”。


事实上,丁真走红没多久,就得到了来自“国家”层面的注意,除了被国企签约外,刚走红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还曾在外网特地发贴向国外网友介绍丁真。2021年4月份,丁真还登上联合国演讲。



在更强大的力量推动之下,丁真的偶像被塑成了金身。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他,在联合国演讲时引用藏语古话“一滴水中有十万生命”。面对外界的骂声,丁真同样引用藏语古话豁达地回应道:“有100个人喜欢你,就有10000个人讨厌你”。只是,在B站评论区应对差评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用了汉语国粹:“我读你妈”。


只是,这种罕见的主体性和自我宣称很快也消失了。作为官方认证的名人,丁真即使是面对恶语,也不能直抒胸臆地用脏话回应,反而要文绉绉地引用一句古话,表达出根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智慧与通达。2021年6月,丁真的B站官方号停更,不能用脏话回应差评,就只能避其锋芒。



在走红的第一场直播里,有网友评论问,“弟弟怎么不说话”。这个评论几乎成了一个隐喻。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有说话”,或者说,说不出自己的话。


这并不难理解,丁真是一个藏族人,他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如何在中文互联网上找到真正的自我。不掌握话语,何谈掌握话语权?不掌握语言本身,又何谈打破失语的困境?


也许一开始,他的命运就注定了。



丁真规模化效应


丁真本身并不具备主体性,讨厌他的人如果进入更深的思考都会明白,他们并非厌恶丁真其人,而是对自身处于困境中的不满。2020年12月,中青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做题家’们的怨气,为何要往丁真身上撒”,正是这种情绪的最佳例证。


即使是喜欢丁真的人,恐怕也是借着喜欢丁真,投射自己对“异域风情”“优质偶像”的一个美好想象,仅仅只有美貌的丁真,在大众舆论的涌入之下开始拥有一个又一个美好特质。而同时,对于丁真的“黑料”,这部分人是视而不见的。



丁真其人究竟如何,在大众的观察中或许根本不重要了。喜欢他的人,对胡波将其视为“电子宠物”感到不满,但他们何尝又不是以另一种形式,在将丁真“工具化”“宠物化”呢?


互联网放大了人的欲望和诉求,社区则将人以群分。丁真的存在,只是撕开了割裂世界的一角。


丁真B站官方号停更后,评论区种种丁真的梗并没有随之消散。“虚空索敌”“一眼丁真”等热梗又开始流行了起来。贴吧中的众多表情包还在持续火爆。知乎中类似“你为什么不喜欢丁真”的话题还在持续有人加入回答,有人观看并将其推送到热门。



但在女性为主的社区和平台,又是另一番景象。微博众多粉丝专属的话题与热搜下,丁真的美貌还在持续被垂涎。生图、视频、以及丁真加入天天向上,都能引起粉丝的狂欢。


当两者碰撞到一起,又会形成新的骂战。在豆瓣小组,有网友发帖声称:“因为丁真和男友吵架了”。引用的图片正是来自知乎的回答。评论区则将这部分男性称之为“嫉妒的酸黄瓜”。尽管部分男性的诉求,最终指向的并非丁真本人。


对于长久以来被视为客体的女性来说,对男性容貌的喜爱,正是对主体的宣称。丁真刚火的那段时间内,新周刊还曾发文,“很好,丁真让男性也有容貌焦虑了”。类似的言论指向的都是,女性可以仅凭容貌得到男性的喜爱,凭什么男性不行?那男性也该被凝视作为客体了。


只是,这种进入深层理论的东西,无法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在社区的交锋之中,最终仅剩下情绪与情绪的骂战。无论是男性试图诉求的做题家困境,还是女性诉求的主客体性困境,最终都被淹没在了口水里。


一部分人开始引用来自贴吧的恶意表情包,不无惊奇地在微博发问道:“丁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大恶意?”


或许丁真问题的本质,就在于丁真什么都做不了。他揭开了大众情绪的割裂之处,但缝合不了这两个世界的裂隙。反而,他身上所具备的符号性,让“丁真”开始能够指涉更为多元的人。


2022年2月,何同学的一条“108天开了一个灯”的视频翻了车。在此之前,他刚因为“做了苹果放弃的产品”让广告主公司股价暴涨,尽管随后不多久,有懂行的人就指出他的视频有P图特效之嫌,“108天开灯”则更让人怀疑,其本质仅仅是“炫技做视频”。



众多B站用户对其“德不配位”的不满,兼之丁真效应的扩大化,最终,何同学变成了“赛博丁真”。


冬奥会期间,谷爱凌的爆火和争议同样巨大,喜爱她的人与厌恶她的人声量相同。这种割裂感从丁真到何同学再到谷爱凌,都一以贯之。因此,谷爱凌成了“滑雪丁真”。



事实上,无论是丁真、谷爱凌还是何同学,仅从他们自身,都很难找到所谓真正的“黑料”。但他们所引发的山呼海啸般的负面评价,毫无疑问揭开了一些大众晦暗的情绪。


“速通理塘”这一玩法被发明后,小众平台人工制造的壁垒让其开始真正的进入圈层狂欢之中。这种必须深刻进入才能理解的“梗”,也隔绝了其在大众空间中流行并讨论的可能性。围绕着负面情绪所诞生的狂欢,用无意义解构了此前的严肃讨论。


打开抖音这样真正的大众平台,理塘丁真的评论区内,“到达世界最高城”的评论常常占据最热门的位置,与那些褒奖的话语共存。


或许,任何社区之间的剑拔弩张,最终都只能归于“速通理塘”式的“无意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丁真珍珠 | 天天向上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