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苍兰诀  玫瑰之战  中餐厅第六季  中国好声音2022  星汉灿烂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爱、流量与虚拟偶像

顾叶尘|刘南豆    来源:毒眸    2022-08-03 10:00:00


文|顾叶尘 刘南豆

编辑|赵普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技术宅拯救世界!”


高呼这一口号的米哈游,如今来拯救“虚拟偶像”了。


7月15日,米哈游推出的虚拟偶像鹿鸣(账号:yoyo鹿鸣_Lumi)在B站进行了首次直播,短短30分钟收获了超47.6万的“看过”。截至目前,鹿鸣的大航海百人舰队已达到了330舰。


今年五月的虚拟偶像A-soul成员珈乐休眠事件,引发人们对于“中之人”(即虚拟偶像扮演者)待遇与意义的探讨(A-SOUL刹车,字节跌了一跤)。与珈乐不同,米哈游的虚拟偶像鹿鸣于2020年5月15日首次在B站登场,更多时候出现的场景是动态桌面。因此,直播之后,是否依赖“中之人”成为了围绕鹿鸣争议的核心。


一直以来,鹿鸣的粉丝们都调侃称鹿鸣的“中之人”是米哈游的老板“大伟哥”。而在鹿鸣直播的这一天,大伟哥出现在了米哈游旗下游戏《未定事件簿》同一时段的一场直播中,面对弹幕的询问,直播中的鹿鸣回应道:“大伟哥?你们那么关心他呀?他最近很忙,你们的关心我会传达的。”用这样实时的互动,鹿鸣打破了录播的质疑。



“中之人”大伟哥出现在《未定事件簿》直播间


对于鹿鸣背后的技术,是否存在专业动捕技术员、声音来源、性格来源等与“中之人”相挂钩的元素加持,官方都尚未盖棺定论。有人认为鹿鸣还是有“中之人”的,负责诸如阅读观众的评论和弹幕,并操控鹿鸣给予实时的反馈;有人抓住鹿鸣声音由逆熵AI生成的声明,认为鹿鸣的直播表现也是AI模拟的人类情感,其中包含着AI的算法和学习技术,是一种高水准的人工智能。



鹿鸣直播评论区的说明


无论是否存在中之人,以直播为主的虚拟偶像运营模式都有着巨大的成本压力,在商业变现上也还处于入不敷出的阶段。有传言称,腾讯的虚拟偶像星瞳每次直播都要花费几十万的成本。


凝脂一般的皮肤,浅灰色长发,湛蓝的眼睛。当这位极具二次元特色的美少女向屏幕前的观众打招呼时,一切赞美和争论都在此终止,人们再次纷纷发出那句感慨:“没有人比米哈游更懂二次元”。



鹿鸣流畅的舞蹈动作



虚拟之风生生不息


国内最广为人知的虚拟偶像,当属虚拟歌姬洛天依。而虚拟偶像又分为以洛天依为代表的“纯虚拟”和以绊爱为代表的以直播为日常活动的虚拟主播。


两种类型之间的差异,关键在于背后是否由“中之人”演绎,而这也在大部分时候决定了其主要商业路径是品牌代言还是直播打赏。


尽管经常被混为一谈,但虚拟偶像当中是有许多“井水不犯河水”的细分赛道的。比如来自《王者荣耀》IP衍生的“纯虚拟”偶像无限王者团,上一条营业微博已经是2022年1月的事了。相比之下,虚拟主播从今年开始便一路高歌猛进。



无限王者团成员均为游戏角色


虚拟主播在海外通常称之为Vtuber(Virtual YouTuber),在国内主要活跃在B站这类御宅文化的聚集地。虚拟主播的直播内容取决于其能力和定位,唱歌跳舞、ASMR、游戏……人气和营收也常与主播的综合能力相挂钩。



数据来源:Darkflame,VirtualReal“断层第一”


作为曾经的小众圈子,虚拟主播的直播收入与普通主播相比并没有竞争力。即使是VirtualReal的头部主播阿萨Aza,六月平均每小时直播收入也仅约8000元。


2021年12月,被彩虹社称为全球首批英语男性Vtuber的英语虚拟主播男子团体Luxiem出道,一经上线就在海外各大社交媒体爆火。5月,Luxiem全体成员正式登陆B站并开始直播,同样是纯英文、无字幕的直播内容,却在国内掀起热浪。


Luxiem首播的人气达到了现象级的火爆——人气最高的主播成员Vox Akuma几小时内的直播收入高达百万,如今已在B站积累了131.1万粉丝。即便是对于国内或日本的顶流虚拟主播来说,这样的粉丝体量也需要一到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达成,而Vox只用了两个月。


究其原因,除了Vox精致的皮囊和动捕,“中之人”也有自己特有的神态和高情商。Vox称自己的粉丝为kindred,意为他的家人。在直播中,他时常向粉丝直白地表达爱意,并满足付费弹幕里提出的各种要求。



Vox安慰粉丝的直播切片


成熟产业下精心炮制的虚拟偶像,给国内刚刚起步的虚拟主播们带来了降维打击。在微博热搜“虚拟主播怎么这么赚钱”的词条下,众多粉丝呼喊着,“为爱的男人花钱,那不是天经地义。”



“中之人”与“完美偶像”


一直以来被当作最大卖点的“永不塌房”,在中国虚拟偶像受众的眼里也正在逐渐祛魅。尤其是由“中之人”扮演的虚拟主播,塌起房来也是毫不手软。


A-Soul珈乐休眠事件已无需赘述,大部分经由A-Soul第一次接触到虚拟主播圈层的人们,经此一役也彻底看清资本逐利的本质,一旦作为“商品”的虚拟主播与逐利的方向相悖,“永不塌房”的承诺自然摇摇欲坠。


但即便抛开资本这个“靶子”,“中之人”的主观意愿实际上也时刻左右着虚拟主播的形象,哪怕有再严苛的规章、再成熟的商业机制,属于“人”的不确定性始终难以剥离,稍有不慎,属于虚拟偶像的那份“完美”便会破碎。



珈乐在直播中对自己真实处境的剖白


6月初,Vox在YouTube进行ASMR直播时,其同为虚拟主播的女性好友Reimu突然加入了Vox的直播间,两人展开互动。在粉丝看来,ASMR是非常私人化的直播环节,能够享受与Vox的“二人世界”。但Reimu的突然加入打破了双人互动的氛围,将粉丝从幻想拉回现实。粉丝纷纷在Reimu的Twitter下发表不满,甚至进行辱骂和死亡威胁。


Vox当晚并未在直播中对此突发事件进行回应,而是等到了深夜在Twitter发布了文字回应和直播预告,在直播中,他声明自己以来对粉丝的男友向互动都只是营业需要,“你(所有的粉丝)和我(Vox)都不是亲密关系(relationship)”。


这条声明自然在Vox的粉丝群体中引起轩然大波。“女友粉”无法接受这一声明,直呼塌房。而“理智粉”则选择与“女友粉”割席,联合表达对Vox的支持。



Vox推特声明和直播声明


不难发现,Vox口碑的下滑与许多真实偶像塌房的机理是一致的,吃着男友红利却公开与粉丝划清界限,理性上不合理,感性上也让粉丝难以接受。


回到最开始对于鹿鸣“中之人”的争议。“声音由逆熵AI生成”,几个拗口的字化解了悬浮在虚拟偶像头上的名为“中之人”的压力。观众不会透过虚拟的鹿鸣探究她背后的“真实”,资本不再担忧虚拟偶像由于“中之人”的独立意识脱离掌控,粉丝大可信任这场虚拟的爱将永不背叛。


在A-Soul塌房事件后,亦有不少粉丝挖出字节跳动将五位虚拟偶像与AI相结合的“实验品画面”,以力证“去中之人化”才是虚拟偶像突破商业天花板的共同目标。


米哈游已经靠《原神》颠覆了国内手游市场,且在国际范围内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作为一家深耕二次元品类的公司,米哈游深谙虚拟角色与受众之间的情感营造路径。而当它正式进军虚拟偶像领域,且不论“技术宅”能否再次“拯救世界”,至少是一条能让“沙丁鱼们”更紧张的“鲶鱼”。



“技术宅拯救世界”


从圈层文化逐渐走向大众文化,越来越多的资本想分“虚拟”一杯红利,也有越来越多的虚拟主播破圈了。风险常在,但只要流量不倒,市场就还有无限可能。即使没有米哈游的技术支持,只要协调好“中之人”和虚拟形象,依旧能做好一块金字招牌。


可以预见,在虚拟的风潮之下,有血有肉的真人将逐渐处于弱势。当元宇宙大门洞开的那一瞬间,越纯粹的虚拟,才越让人向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虚拟偶像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