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二十不惑2  欢乐颂3  苍兰诀  中国好声音2022  披荆斩棘2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4.7分的《欢乐颂3》,问题出在哪?

张嘉琦    来源:毒眸    2022-09-20 10:00:00


文|张嘉琦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改头换面的新“五美”,终于在热剧扎堆的暑期档上线了。


前有《星汉灿烂》,后有《苍兰诀》,剧集市场的热度如约而至。然而,即便是带了热门IP的名号,《欢乐颂3》的热度却仍不如预期,在各大榜单都未能进入前列。


口碑方面更是不尽人意,豆瓣仅开出了4.6的分数,这几天虽缓慢上升了0.1,但仍处在及格线以下。


表面上看,作为一部女性群像剧,《欢乐颂3》一个“必要”元素都没落下。第一集就来了一出“街头暴打偷拍男”的社会新闻场面,接着是“爽版樊胜美”领衔出演的“女性职场奋斗史”,以及江疏影扮演的富二代故事——每天都奔波在为邻居两肋插刀的路上,美其名曰“日行一善”。



既有女性成长,又有互帮互助,这么标准的女性群像剧,为什么没能像几年前一样霸榜热搜、讨得观众欢心?爆款模板没问题,现在的现实题材剧也的确离不开“渣男”“原生家庭”“女性奋斗”三板斧,所以问题可能出在模板的使用方式上。


为了塞入掷地有声的金句,《欢乐颂3》活生生把自己整成了成语大全,一段台词至少出现三个成语,像“坚壁清野”这种词,正常人现实生活中一辈子都用不到;友邻和睦的戏码也着实悬浮,想要让住在一层楼的五个人成为闺蜜,得有站在门口给陌生人科普84消毒液的科学家,和不管聊多私密的事情都不关门的2202。



《欢乐颂》3台词


不谈年代久远的《粉红女郎》,新时代的女性群像剧模式,几乎是由《欢乐颂1》所开创的。但时间已经过去六年,如果仍然走过去的老路子,获得这样的结局或许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漏洞百出的22楼


角色扁平化,是《欢乐颂3》最大的硬伤。


杨采钰饰演的“方芷衡”似乎只靠一张脸打天下,虽然埋了一个“复仇”的伏笔,但实在不算新鲜,连带着王安宇演的“李其行”也变成了没有一点独立人格的“舔狗”;“何悯鸿”无论在哪个方面都不讨喜,尖酸刻薄的话说得太多,就算安排再多姐妹情深的戏码,也很难扭转形象;“余初晖”的存在,仿佛只是为了串联剧情,“表面乐观但内心充满伤痕”的女主角,观众看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富二代更不用说,国产剧向来拍不好富二代,这个情况在《欢乐颂3》里尤为严重。


第一季里“安迪”和“曲筱绡”因为经常居高临下地评价其他三个人,被批评“爹味十足”,这一季直接来个180度大转变,塑造了一个纯种大善人,第一次见面就要请吃饭,邻居一个电话就马上拎着箱子冲到酒店帮忙解围,不管谁想倾诉,都敞开怀抱迎接,还能动用家庭关系解决邻居的任何问题。



唯一相对饱满的角色是张佳宁所饰演的“朱喆”,虽然也有逃不开的原生家庭问题,但至少像是生活中会出现的人——这是对现代剧最低的要求。


人设不能让人信服,故事自然也讲不好。《欢乐颂3》给人最大的观感之一,是无限接近于情景剧,大部分剧情都靠聊天推动。


其他人演的是群口相声,白天发生了什么事,全靠晚上回家一起复盘。“方芷衡”则一直独自悬疑,揭开人生大秘密靠的也是“万能聊天室”,不过好歹是重头戏,还是象征性地插了一些闪回片段,“余初晖”的故事线就没这么好运了,为了保护常年被家暴的母亲,她把母亲接来一起住,先不提多神仙的室友才能允许一屋住俩人,母亲接回来之后还沦为做饭“工具人”,就连独自出门买菜的情节都懒得呈现。



职场线也几乎等于没有。


可能是第一季试图讲“安迪”的职场故事却漏洞百出,这一季直接放弃职场,只要不拍,就没有不专业一说。只有职业是酒店经理的“朱喆”,职场戏扩充得还算完善,可能是跟隔壁《欢迎光临》共享了信息,至少观众能知道她每天都在干什么,体恤女下属,和上司周旋,应付难缠顾客,过程中插入一些职场性骚扰的热点话题,也就够了。


至于其他人的“职场”,完全都是背景板。“何悯鸿”是写稿子的,但不知道在写什么;前期“余初晖”的创新项目成果被领导夺走,演了几集都不清楚是什么创新项目,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方芷衡”是人事部总监,在公司除了给领导出谋划策,就是跟女同事斗智斗勇,只想感叹一句,钱真好赚。


在现实题材里加入新鲜的职业设定,属于比较讨巧的创新方式。《欢乐颂3》里也有,“叶蓁蓁”扮演的科学家,听起来很唬人,但烘托身份的镜头每集都一样,要么是熬夜搞科研后清晨回家,要么是在实验室对着显微镜,隔壁“于途”都发射卫星了,她还在实验室熬夜。



被诟病的最多的是台词部分,原著作者阿耐首次独立操刀编剧(前两部还有袁子弹),看起来成果并不喜人。豆瓣有不少网友吐槽,剧中几乎没有一句台词能进入日常生活。



台词文本化不是问题,但放在《欢乐颂3》这种以生活为背景的故事里,就显得非常出戏。


几个人自我介绍时,用的是诗词歌赋,“何悯鸿”好歹是文字工作者,勉强可以理解(虽然文字工作者平时也不这么说话),但窦骁和江疏影见面的那场戏,也在短短三分钟出现了不下10个成语。好像这年头没点文化,就不配交朋友了。


当然,《欢乐颂3》也不是全无亮点,第一季被吐槽得比较狠的点基本都有规避。“樊胜美”人设升级,和原生家庭直接对抗,试图打造“爽文女主”,低沉浑厚的男声旁白消失了,目前为数不多的两性关系也比较符合时下流行的“双强”模式。但当一部剧从人设到故事都漏洞百出时,就算有再多值得称赞的地方,也只能说一句瑜不掩瑕了。



女性群像剧何时能“反套路”?


《欢乐颂1》的价值毋庸置疑。


一方面,它让沉寂已久的女性群像剧重新成为热门类型,证明了观众仍然存在的观剧需求,也将这一叙事模式拉回创作者视野;另一方面,《欢乐颂》示范了国产剧热门话题的集合方式,在一部剧中同时囊括家庭、职场、友情和爱情,能最大程度地保证受众覆盖。



而在观剧需求的背后,体现的是女性对国产剧的期待。在时代背景的映衬下,女性所面临的种种结构性困境,都期望能在荧幕上得到呈现的机会,而不是囿于充满粉红泡泡的梦幻爱情。


此后,女性群像剧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据新京报统计,2020年到2021年8月期间播出的、有一定知名度的女性群像剧多达15部,结构都较为相似,大多是几个性格各异的女主角,拥有坚不可摧的闺蜜情谊,但有人爱情不顺利,有人职场上处处受挫,有人原生家庭有问题。在解决上述所有问题后,大家携手并进,成长为“独立女性”。


不过,当一个类型拥有一套完美公式,也意味着它进入了危险的阶段。至少在现在的女性群像剧里,人设已经陷入套路,甚至都能在《小时代》里找到母本。



比如,最有钱的人一定最善良,朋友有任何困难都不计代价地提供帮助,利用金钱和地位压制来展现友情。“叶蓁蓁”就是“顾里”和“安迪”的升级版,同类角色还有《北辙南辕》里给朋友出钱开酒店的“尤珊珊”,和《爱的理想生活》里的富家千金“戴希希”,有钱人的取名方式都很一致。


最高冷的人内心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伤痛,而且大多是几个人里最漂亮的,“方芷衡”的性格可以直接参考“南湘”,还得有个乐天派,没心没肺大大咧咧,负责调节气氛,总之都是唐宛如的亲传弟子。



《小时代》唐宛如


不是不能给人设打标签,关键是呈现标签以外的真实面。


去年口碑最好的女性群像剧《爱很美味》,仔细看也有不少套路,但至少女高管不是万能的,会在爱情里遇到更多阻碍。其他人也不都是“完美女主角”,有人不敢追求爱情,有人把追求者当备胎,也有人迅速“移情别恋”。


当人设在各个维度上都有延伸时,标签就成为了圆心而非全部。


剧情方面的套路就更多了。原生家庭是必须要用的,即便是一些口碑比较好的女性群像剧,也都花了一些笔墨在刻画原生家庭上,《我在他乡挺好的》和《爱很美味》使用的都是初级困境“催婚”,像“扶弟魔”这种进阶桥段,看多了更是有点没劲。



还有女性在职场中的困境,职场性骚扰和性别歧视成了“万金油”,只要是和女性沾边的剧,都能拎出来讲几集。


我们当然希望多在荧幕上看到一些女性表达,但是否足够有诚意,观众是能够感知到的。


剧集内容创作向来不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


2016年的《欢乐颂1》就在玩手撕渣男的套路,六年过去了,“五美手撕渣男”仍然是《欢乐颂3》的高光剧情。这些东西放在几年前都很好用,但是当它们频繁地出现在每一部打着女性关怀旗号的国产剧里时,自然不如第一次出现那么有魅力。



《欢乐颂3》手撕渣男


《欢乐颂3》的表现,或许可以为该类题材的创作者们带来一些警示:在女性群像剧开始拥有一套固定模板,成为换汤不换药的流水线产品后,是时候打开思路,关注一下真正的女性生活了。


女性群像剧不是金句集中地,不需要喊口号般地一直重复“我们女人就是要自强自立”。在满足“故事好看”的基本要求之前,一切企图“上价值”的内容在国产剧里都没什么意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欢乐颂3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