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名
  • 明星姓名
  • 常见问题
  • 行业资讯
  • 明星行程
搜索
热门标签:卿卿日常  奔跑吧·共同富裕篇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  你好星期六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韩国大学校庆,为什么会变成爱豆音乐节?

龙承菲    来源:毒眸    2022-11-22 10:00:00


文|龙承菲

编辑|周亚波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只要你关注KPOP,就很容易刷到韩国偶像们参加“校庆”的视频:与平日相比,爱豆们在并不精致的舞台上开麦唱跳,甚至跳下台来和最前排的每一位观众拍手,背景音是浪潮一样的欢呼和应援声。


文娱成为韩国的支柱性输出产业,在本土自然早已风靡大街小巷。在国内观众认知中理应严肃的校庆活动,也经常能看到爱豆表演的身影,甚至有不少爱豆播放量极高的“传奇舞台”直拍,就是出自校庆演出。



在“校庆”,看韩团


韩国的大学校庆大多集中在5月和9月。与国内不同的是,韩国大学的校庆通常不会仅限于庆祝建校的纪念日当天,校庆的活动也更加丰富。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韩国高等教育普及率并不算高,能考上大学的人数也并不多,校庆也就仅仅只是小范围的演出活动,表演者通常也都是各个高校内部的学生。


七八十年代,韩国经济腾飞,大众文化也得到发展。与大学生人数显著增多对应,校庆也受到了明显的娱乐化大众文化影响,校庆的名称变为“大同祭”,活动的方式也变成了在校园举办集市,学生组织们支起各类美食和娱乐设施的摊位进行营业,如果进行类比的话,形式上更像是日本动画中常见的“学园祭”或者国内每逢佳节会举办的“庙会”。演出人员也从一般的学生,变成了有知名度的歌手、演员和唱跳偶像。


更何况,KPOP音乐已经渗入到韩国的当代文化政治生活之中。2016年梨花女子大学事件中,毕业学姐们为了声援和保护与校方保安对峙的学妹,齐聚梨花女子大学,举着“姐姐来了”的条幅和荧光棒高唱的,是少女时代的出道曲《再次重逢的世界》。在2019年堕胎罪废除之后,走上街头庆祝的韩国民众,齐声唱着的也是这一首歌。



在韩国文娱产业向内发展、向外输出的文化背景下,偶像、歌手的校庆演出就成为了社会氛围下合理的选择。而国内并没有相同的传统与大众娱乐氛围,去年清华110周年校庆,有在校学生穿流苏短裙跳爵士舞庆祝,就直接发酵成了全网热议的争议事件。


不过,学校邀请爱豆演出,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免费看爱豆的机会。


“这种校庆一般都不对外售票的,都是凭学生证入场,像成均馆庆熙这种(校庆表演)很火的大学查得很严,有的只能本科生,会对照片,”现下在韩国留学的李路告诉毒眸(ID:DomoreDumou),“能请到鸟叔、泫雅这些爱豆的都是有钱的学校,我们学校没钱,今年就一个还算有名的。”



檀国大学校庆


艺人来校庆演出的性质并不算公益,校方需要支付出场费,但韩国高校的学费和住宿费用并不便宜,高校学生们如果不满演出阵容,也会在SNS等平台提出抗议。


2019年YG公司连曝李胜利事件和逃税风波,企业形象信誉深受打击,也进一步影响到了所属艺人的风评,旗下的男团iKON出现在明知大学的校庆邀请名单后,就有学生强烈反对,为此明知大学的总学生会还在官方账号为邀请艺人过程中“不够谨慎的地方”公开道歉。


今年9月,嘉泉大学公开校庆阵容之后也引发了争议。因为网传的校庆预算费用为1.6亿韩元,两天的邀请阵容分别为GYEONGSEOYEJI、MeloMance和URBAN ZAKAPA、fromis_9、Dynamicduo,并不是如同最初宣传中所说的最顶级的歌手。


与此对应,预算1.7亿韩元的檀国大学,却邀请到了Newjeans、李遐怡、禹元材、LOCO、SIMON DOMINIC等艺人(虽然有AOMG厂牌老板朴宰范是檀国大学校友的因素),因此有嘉泉大学学生在论坛提出,希望总学生会公开预算使用明细。



两所学校阵容|微博:奋斗在韩国


如果艺人的演出效果不好,也很容易招来高校学生群体的恶感,进一步在相关娱乐论坛发酵。SM旗下的aespa是当下的一线女团,网传校庆演出费高达5000万韩元(约27万人民币),已经是女爱豆里的头部水平,甚至比师姐团Red Velvet还要高,但她们在5月的一场校庆表演中没有开麦,舞台效果也并不突出,因此被学生在韩网论坛痛批:“不唱歌和别的翻跳队伍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请‘街头女战士’更好”。



形式、文化与商业


为什么韩国爱豆会愿意参加校庆演出?这本身与KPOP偶像的表演形式有关。


韩国偶像团体推出的音乐,又唱又跳的形式、复杂多样的走位编排,本来就是注重“舞台表现力”的体现,并且几乎都会为每首歌量身打造应援词,用歌曲本身与观众的互动的场景,相当常见。


同时,韩团走红的歌曲大多是注重节奏感的电子舞曲,比较适合现场的“蹦迪”氛围,校庆是他们更容易发挥特色的舞台。今年女团(G)I-DLE的爆曲《TOMBOY》,就在5月的校庆表演创造了万人齐喊“Fxxking tomboy”的场面。



(G)I-DLE《TOMBOY》校庆|来自微博偶像行为大赏视频


更何况,韩国偶像界本就重视线下商演——在不少韩国偶像经纪公司的经营模式中,商演和海外巡演是爱豆团体盈利的主要渠道。


在短视频时代来临后,具有感染力的现场演出视频,几乎能够成为让偶像组合“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


例如,三代女团EXID出道就经历了人员变动,组合人气也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4年底一名粉丝上传了成员Hani(安喜延)的《Up & Down》线下演出视频,视频在网络迅速走红,EXID被召回打歌,到了12月《Up & Down》登顶Melon音源榜单。


而已经出道十年的女团Brave girls原本走到解散边缘,去军队慰问演出的视频混剪在去年爆红,当时演唱的歌曲《Rollin’》成为2021年最强逆袭曲,达成262次PAK(全榜单第一)的成绩,在当时位列女团中的第一,超过了BLACKPINK和Twice。Brave girls免于解散的命运,还在后续连续登上《认识的哥哥》等大热综艺。


目前在Melon榜单实时第一的“最强逆袭曲”《사건의 지평선(事件的地平线)》,在7月中旬时已经掉到日榜的800名开外,是歌手younha本人接连跑了多场校庆和商演打开歌曲的知名度,才创造的“音源逆行神话”。



《事件的地平线》登上Melon日冠|来源微博younha超话


同时,打歌舞台受到电视台的影响,有一定的放送审查限制,入场观众也相对较少。校庆表演的氛围类似音乐节,舞台服装、歌曲名单等等都更加自由,“现场型”歌手也更容易受到氛围的影响表现得更加亮眼。


与国内情况相同的是,韩国狂热追星粉丝的主力军,本身就是“有点钱又有点闲”的大学生们。


在KPOP面向年轻群体的情况下,去校庆演出能够收获更好的宣传效果,进而带动音源的回升。受到校庆的邀请,也本身就是对爱豆团体、歌手人气晋升一线的一种认可。目前已经很少参与韩国国内舞台表演的BLACKPINK,出道早期同样要兢兢业业地跑校庆舞台,Jennie身穿粉色百褶裙的经典舞台造型,就出自2018年的汉阳大学校庆。


有大热hit曲《江南style》的PSY(鸟叔),在参与校庆的艺人中出场费并不算高。为此韩国有媒体采访过PSY方的工作人员,对方回应表示这是PSY本人的意见:“像大学校庆这种活动,更希望能和现场的学生们一起享受公演,所以出演费用比较低。因为疫情影响,大学校庆也是时隔很久才能重新开启,想和学生们一起热情放肆的跳起来,这样的想法更加强烈,所以价格定得偏低。”



PSY(鸟叔)11月高丽大学校庆|截图来自微博有1说1bot视频


与KPOP结下不解之缘的韩国高校,注定是韩国文娱产业发展史上关键的舞台。而校庆舞台上唱着歌的爱豆们的身影,也已经是KPOP产业中重要的符号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已获授权,版权归毒眸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



【免责声明】


关键词:韩国 | 大学校庆 | 爱豆音乐节
近期热门